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居然变成了女生 > 《仙弑》

《仙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日杲日中天,灿阳普照,少女携著毛毛,历经一月行游,终至天心宗重地所处奇山——天目山山麓。
  
  天目山北去扬州百里,接天连地,上干入云。其山分东西二峰,东峰称曰「大仙顶」,西峰称曰「仙人顶」双峰各有一条飞瀑流泻直下,蔚为壮丽。二峰峰顶各有一方灵池,皆称「天池」,二池水灵气充盈盈,长年不枯,形似苍天之目,故此山得名「天目」。
  
  天目山素有「大树华盖闻九州」之誉,亦负「大树王国」「清凉世界」盛名。其山峭壁突兀,峡谷起伏,峰恋叠翠,古木葱茏,堪称「江南奇山」。山中多珍草异兽,其中以香果领春、连香银鹊、云豹黑麂、尾雉凤蝶数类奇珍最为著名。天目山景色秀佳,漫山碧叶神树,蕃花点星,四时常盛,风情各异。春至则野花遍地香气袭人;夏到则绿树成荫,清新凉爽;秋来则翠竹红枫,金灿银杏满山皆是;深冬则是玉树银花,景象幽美。
  
  如此正是:
  
  盘空蹑翠到山巅,竹殿云楼势逼天。
  
  古洞草深微有露,旧碑文灭不知年。
  
  一州风物分檐外,万里云霞在目前。
  
  自是人间轻举地,何须蓬岛访真仙。
  
  穷极目力,便可观见天目山东峰之巅有一座殿宇隐隐若现。彼地亦是正道大宗——天心宗所处重地天心殿。
  
  天心宗立派已有千年,其渊源之久,道藏之丰,宝器之重,门徒之众,举世罕见。两百年前,天心宗乃是正道第一大宗,威望如焰,势力熏天,蒸蒸日上。只惜物极必反,只因其咄咄逼人,大肆灭妖除魔,妄一统正道,后反遭四方妖道邪教联手抗礼,大战一触即发,邪教与天心宗大战数月,双方死伤无数,法宝挥霍,异术层出,天心宗道士陨落无数,宗门强手阵亡战地者,十之八九,却只斗得个两败俱伤,皆不讨好。虽妖邪受此番重创后隐匿深山,休养生息,伺机而动,不敢轻易出山,然天心宗于正道中的地位亦是一落千丈,跌至谷底。待得战火宁息,天心宗法器毁弃,经书亡佚,殿宇坍圮,更于甚者,宗内掌事或死或痴,竟唯留一个奄奄一息的太虚掌教,太虚掌教重伤不愈,每日咳血不止,药石罔效,不终三日,嘱托后事便仙逝归去。一时之间,宗内一片纷乱,人心惶惶,岌岌可危。日暮途穷之下,宗内唯有重新举荐德高望重之人重掌宗内诸般事务,以稳定宗内恍如散沙般混乱局势。于是以莫宏为首等五名道士接任宗主与掌教之任,临危受命,勉励支撑山河日下的天心宗。只是天心宗衰败之势,日益彰显,天下修士皆知其已回天乏术。战后数年,以白帝宗为首的诸多正道大宗却如迅雷流星般一崛而起,一举超越天心宗,顶替其往日龙首之位,并牢牢占据龙首宝座,统率正道,稳如泰山。诸般宗派广招贤士,遂以门庭日盛,弟子盈门,蒸蒸日上,日新月盛,其威望如焰中天,名噪九州,延至今日。
  
  迩年世殊,天心宗虽仍居正道先列,然其颓败之态,难复其往昔盛荣,相较之下,白帝宗拉帮结派,广招高徒,屡有建树,是以门第高升,势焰强盛,威势煌煌,此消彼长之下,天心宗唯有屈居其下,对其卑躬屈膝,低声咽气,摇首摆尾,谄媚逢迎。
  
  世事难测,由此可见。
  
  待得毛毛雨晗雪二人止步之时,前处恰有一道天梯自山巅一路铺下,此梯由青石铺落,石阶之宽,三仗有余,其石白体如玉,接缝严密,镂空雕花,气象森严,隐现仙家之派。
  
  「毛毛,此处便是我家了。此山是本门天心宗所在地天目山,而山顶的殿宇呢,便是天心宗的大殿天心殿了。」少女手搭前额,秀发延鬓,双目微眯,举目望山,耐心解说道,「待会儿若是见到了宗内前辈,毛毛你便照我前几日教你的那般鞠躬行礼,切不可忘记!」
  
  毛毛闻言,上跳下窜,吱吱一阵乱叫。殊不知发音是「知」还是「吱」。
  
  少女见状,双手支腰,无奈摇首。面上却难掩一丝阴郁。
  
  「哎,走罢!」语毕,少女轻提雪晶丝织靴,踩碎一地落英,步履款摆,腰著佩灵伶仃作响,踏路而去。毛毛紧随不舍。
  
  行的不出十步,少女身形忽的一怔,步子豁然而止,似是见着了甚么异样。
  
  「啊!凌师兄?怎…怎么会是你?」少女掩嘴惊呼,却掩不住双目惊愕之色。
  
  见得少女讶异之状,毛毛惊骇亦然,只因一月过来他从未见得少女这般惊愕。毛毛举头望天梯,只见青梯直下,中有一白衣男子负手而立,影背颀长,此人身形削瘦高挑,腰杆挺直,峭如剑锋,黑丝散发直披白衣,虽静立不动,然那一头黑发却随风飘展,其周身灵气,亦是狂|泄而出,宛若鲸波骇浪,汹涌奔来。其高深修为,不含而露。
  
  毛毛只瞧得那男子背影一眼,泊然威压,便令其浑身震颤,气若游丝,喘息不得。
  
  那男子岿然不动,宛若万年冰雕。只是那沉稳声音却清然响起:「我已待你多日。」
  
  少女身形一僵,似是觉察到些甚么。含胸低首道:「晗雪任性,贪玩忘时,致使师兄等候多日,实在惭愧,还望师兄多加饶恕。」
  
  那白衣男子闻言,默立稍许,方才徐徐回身,黑发流波,白衣飘转。只是这一微毫举动,却带动周边威压骤然大增,竟压的毛毛扑通跪地,两股战战,无力可使,莫感抬头。「毛毛……」晗雪方要出声劝慰,却惊觉那男子已闪至面前。
  
  只见凌师兄白衣飘然,黑丝分鬓,五官俊秀,脸若刀削,剑眉平展,星眸犀利,鼻挺梁直,唇瓣紧阖,一身凛冽侵寒之气。
  
  「多说无益。」凌师兄之声平静依旧,只是在晗雪听来,却寒若冰霜!「问天真人诸事缠身,是故我代其考练归山弟子。让我看看,你这三月历练有何精进…拿法器。」
  
  「师兄,我…」少女花容受惊,粉黛落色,方要劝阻,却徒然罢声。
  
  不及少女语毕,却见寒光骤起,杀气乍逼,一抹银弧宛如江心勾月,顺著少女秀颈斜斩而来!
  
  如是正道:
  
  天目眈瞻楚天开,万碧神木倒挂绝。
  
  九霄星河坠鸣晓,玉龙飞湍磕岩牙。
  
  仙殿巍峨中天望,天路扶摇接堎峰。
  
  短景落处天梯央,但有孤影阻前方。
  
  仙袂飘飖鬓微起,天剑舞蛇出鞘来。
  
  少女变色猴丧胆,且知道途几多难。
  
  欲知后事如何,来章作解。
  
  【章弎仙门巉起壁千刃耽云遽畏道径岎】
  
  剑影无痕,其气自现。然然凛气,足令雪琼披霜,冰莲飘霙。
  
  那抹冰锃银弧恍若蛇行蛟舞,蟠蜿碾转,行迹无定,一闪乱徐风,二斩开浮尘,三翻刺佳人!
  
  晗雪心性淳真,怎料同门下手无情,情急生智,便足尖点地,娇躯后仰,云袖招展间,身形离地而起,堪堪让过师兄夺命一剑,飘悬空中。
  
  毛毛却于近旁双臂遮眼,从缝窃瞅,见得此景,直叫他惊不自胜,呆若木鸡。
  
  一缕青丝悠悠飘落。
  
  一指轻勾,任青丝缠络其上。
  
  「毋庸多虑。」凌师兄轻提指尖,只见那缕断发萦绕其上,于风间化开万千游丝,宛若云篦疏齐。「大敌当前,稍有不慎,只会断如此发。」
  
  晗雪闻言,灵盈娇躯徐徐飘落,足尖着地。只见她花冠不整,面色沉凝,睫毛吊珠,黛眉微蹙,宛如远岫猝合。
  
  她歉声道:「师兄乃是天纵之姿,道艺精湛,晗雪才学疏浅,道行低微,愧不敢言,还望师兄今日手下留情,点到即止。晗雪自认服输了。」
  
  然则话音未落,晗雪白皙秀颈便突现一道微细血痕!
  
  「啊……!」晗雪一阵惊呼,周身一僵,却瞥见凌师兄擦肩而过,黑发流波,白衣飘飖,斜剑指地,剑身锃亮,银芒幻转,然则剑端那一点血红,却是那般触目惊心!
  
  凌师兄背向晗雪,身形笔立,仙袂翻飞,淡然道:「天心立宗千年有余,尚未有苟且偷生、临敌败退之徒。若再露屈降之意,怒虹切处,可不啻于毛发物饰。拿出……你的法器,莫让我再提此事。」
  
  晗雪惊惧万分,以手抚颈,却见满手殷红!
  
  见得手心血迹,晗雪面色煞白,秀眉微蹙,汗珠划线,发丝沾额。
  
  待得稍稍定神,她牙尖轻咬,却忽而秀美柔妍,转颜一笑,笑如春风抚阳,冬雪晓晴。她缓声道:「既然师兄执意考教晗雪,晗雪便唯有诺诺从命了!若有失手,也请师兄海涵。」语罢,她双臂抡转,双袖招展,宛若凤雀开翼,大鹏展翅。
  
  只听得一声脆鸣,便见两轮金光自晗雪身后浮升而起,光耀如阳!
  
  金轮烁烁,绽若浮花。晗雪伸手轻挥,便令金轮滑入手腕,旋即翻手紧握,凝神定气。
  
  金轮在手,晗雪气质立变。但见她纤腰微步,腰佩琅玕,轻纱绕皓腕,葱指握金轮。眸含碧波凝水,头上斜插玉霜紫爵钗。香娇玉嫩,容颜苍白,怜姿羞花。恍若九天仙子堕凡尘,月下倩女吊孤影。
  
  「日月精魂双月轮回圈——残雪晚霜,请教了!」
  
  晗雪手持残雪晚霜,飘雪凝眉,万点雪芒忽而脱圈而出,绕著晗雪周身飞旋舞动,宛若绕身白虹,刹那芳华,恍若风抚雪枫,雪叶飘飘。
  
  晗雪躯体前倾,皓腕微分,轻喝一声,便掷出双圈,迎向宝剑怒虹。
  
  残雪晚霜于空中划出道道金弧,留出一片金轮残影,金轮迅疾,闪灭之间,数仗已过,尽数划向怒虹。
  
  凌师兄单手持怒虹,手握剑柄,面不改色。转而其以食指、中指搭剑,手腕翻挑,怒虹翻挑亦然。恍惚之间,怒虹剑若有灵性一般,剑尖昂然抬起,势若蛟龙腾天,锋利剑头迎向残雪晚霜。
  
  訇然响音,爆散中开。
  
  怒虹其剑,身未至,数道剑气便自剑身糅散而出,直贯而去,一一洞穿了金圈残影,消去了金圈幻象。唯独金圈真身依势旋飞而来,势不可挡。
  
  然则凌师兄面不稍变,左手负背,右手催剑,略一收发,怒虹便脱手飞出,穿二轮金圈圆心而过,乱其劲,震其身,偏其轨。剑圈相缠,铿锵有声,空灵脆响。
  
  二法器斗于半空,忽碰忽分,厮打缠绵,一时只见宝光烨烨,器鸣硁硁,漪澜泛起,独难断其高下。
  
  便于此间,晗雪轻呀一声,手舞足挑,裙裾舞弄。
  
  毛毛掩目在侧,瞅见晗雪举步若定,细足点点,步姿飘行,魅影作闪,甫一前飞,便化影无数,绕著凌师兄环飞数周。
  
  绣靴起落间,木叶萧萧,花雨飘飘,周转萦回,犹若扶摇,长旋不歇。
  
  此般气韵,远非凡夫可及。
  
  忽听的一声脆鸣,残雪晚霜自怒虹剑身离出,旋于花雨之间,纳来万千花盘,绕身相转,瑰丽绚烂。
  
  晗雪步下生烟,忽起忽落,云袖挥舞,她呼喝一声,残雪晚霜划空而来,万千花盘由是抽丝剥皮,变作利器。花冠若钢圈,花蕊如箭镞,花萼似针瀑,花蕾类旋镖,花梗成铁锏。
  
  一时之间,只觉馥郁花香满山馨,花絮如烟万里,晗雪穿梭花海间,仿若花间仙子,仙影绝尘,舞尽浮华,逐净尘嚣。
  
  乱红浮空,流淌如川。花海茫茫,锦花烟浪。
  
  那片片飞花迷眼,濛濛残叶弄情,一袭花雨绕凌师兄身飞不止,几作囹圄困之。
  
  凌师兄收手而回,负手而立,眸如星辰,面色如水。
  
  「略有长进。」他淡淡言道,目色如初,「只惜,破绽颇多。」
  
  语毕,怒虹凌空旋飞起来,剑影流转,银光泛波,夹带劲风,簌簌作响。
  
  霎时,剑身银光大盛,剑气乍散,泛起千层花浪,惊碎飞花无数。
  
  飞花朵朵震碎,尽皆散成漫天残蝶,飘散胜雪。
  
  「啊!」晗雪娇躯受力,娇喝一声,身形倒飞而去,直飞数丈之遥,方才减缓退速,足尖磕地,稳定身形。
  
  那漫天碎花,缤纷胜雪,片片流旋,洒落身前。
  
  晗雪已然呆了。
  
  毛毛更是双目勾直,双臂垂落,作木讷状。
  
  万籁寂寂,唯听花落风尘。
  
  怒虹于空倒旋三周,随即落回凌师兄之手。凌师兄以手甩剑,单剑斜指,单手负背,背脸侧目。
  
  默立片刻,他沉声道:
  
  「……未可。再来。」
  
  言罢,怒虹怒射脱手,化作虹光万束,复飞而来。剑尖指处,正是晗雪面堂!
  
  晗雪秀目微睁,丹唇轻开,纤腰侧转,双臂甫一扬起,怒虹剑光恰好贴身擦过,直冲而去,可谓生死一线,险之又险。
  
  晗雪急呼一声,残雪晚霜应声而回,贴于晗雪手间。
  
  晗雪口含发丝,双手持圈,香汗微渗,一对秀目绽光,正视凌师兄。
  
  她面若凋花,咬牙道:「凌师兄剑法甚是精绝,已然臻至出神入化之境。既然师兄执意一考晗雪,晗雪唯有尽浑身拙术,竭力一击了!若有误伤,还请见谅了!」
  
  言罢,残雪晚霜再次脱手而出,只是此次,双圈于空中划出道道曲弧,错乱不定,恍惚间,万千金丝竟缠为九轮金日。
  
  「春风一枝笑,暮雪九雀邀。残雪晚霜之九曜曙雀,请教了!」
  
  言到此处,晗雪巧笑嫣然,似是有三分得意。
  
  乱花穿空,落红飘雪。
  
  九轮金日悬凝空中,嗤嗤作响,其面有黑烟徐绕,袅袅焦烟,凌风直上,上通青冥。金日之下,泥沙飞走,花蕾飘旋。九曜曙雀内含威能,由此可见一斑。
  
  晗雪敛声屏气,美眸合开,左手缩回,拈如佛手;右手徐推,中指、食指合并一处,点指前方,肃然道:「困!」
  
  话音方落,九轮金日交错舞动,激荡扭动,穿空前行,带得一路悲风尖啸不已。
  
  于此之际,怒虹一击未成,即刻为凌师兄捯回,指尖轻扣,便控于手心,稳稳当当,岿然不动。
  
  轰隆!
  
  一声巨响划破沧溟,一轮九曜金日骤然轰向凌师兄。金日洪猛迅捷,便要轰着,却为凌师兄身形一倾,发梢一摆,便让金日轻易擦过,落于后方数十丈外,溅起数丈青泥,仅留一升烟洼坑。
  
  骇然一击,却未中一物。
  
  晗雪面色沉凝,亦未有撒手之意。
  
  「释!」她轻喝出声,玉指直点,指挥若定。
  
  时值此际,余下八颗金日,大如星斗,串联如珠,吊尾而至,势如惊虹!
  
  而凌师兄屹立如初,处惊不变。
  
  只见其一袭白衣无风自动,白衣素袍间杂一束披肩黑发,气质凌然,神韵如风。
  
  不知为何,一抹笑意勾上他清泠唇角。
  
  勾如冷月,清冽彻骨。
  
  笑意忽落。
  
  只听得铿然一声,怒虹上下抖动,剑影如雨,剑气乱斩,嚯嚯数声破空丽音,那颗颗逼身金日,经剑气左右,尽数偏离原轨,全数散开,绕开凌师兄身杆,后飞而去。
  
  凌师兄低眉垂首,黑发飘动,丝丝散开。
  
  他静立如初,身形笔挺,宛若玉塑。浑然一副雷打不动模样。
  
  「尚可入眼。然则……」他淡然道。「过柔不刚。」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八声惊雷巨响威震天地,九曜曙雀尽皆爆裂,灿光辉耀,气波撼动,直令大地浮动,虚空破裂,林莽变色!
  
  大块碎石漫天横走,阵阵草灰点点舞动,暗影迎风。那未开花苞,也虚飘飘,茫茫然,朵朵瑟缩颤栗。
  
  沙雾茫茫,花雨萧萧,轻飞沉落,疾风响烈。
  
  怒虹窜于花海沙雾中,犹如一尾游鱼,畅游无碍。瞬息之间,万千花叶横飞旋转,前后贯通,赫然涨作一庞然花龙,头颅端大,夹泥带沙,凶神煞目,张口呼啸,龙牙之央,隐有落日余晖烈烈燃烧,冉冉泛红。
  
  惊天狂龙,便是此般,横扑晗雪毛毛二人而来!
  
  晗雪美瞳骤缩,脸色惊变,朱唇褪色,撇头急道:「毛毛,快躲开!如若被它挨着你会没命的!」
  
  大音希声。
  
  毛毛此刻已然看得呆了。瞧其腰板僵直、目色呆痴模样,临危之际,又怎能动弹分毫?
  
  眼见怒虹飙射而至,生死危难之间,晗雪唯有提声一呼,柳袖飞舞,足下飞步,一跃数丈,急掠而来,霜、雪二轮环臂飞绕,侧旋而至,直击怒虹。
  
  刀光剑影,惊栗语声,生死进退、爱恶惧惊,皆付一念之间。
  
  白影一闪。
  
  天地一寂。
  
  只听得喤然一声厉响,白光四散,强盛刺目,宝光烨烨,不可视物。
  
  只此一拼,堪匹方前百余记,其势大力猛,内涵威能,实然惊天震地、惊心动魄。气波撼动下,四方境内,沙开泥裂、红云横亘、乱花流空、萎叶洒洒。十里之地,竟草木尽伏,夷为平地!
  
  骇然气波间,忽起一阵女声娇声痛喝,随见一团血雾弥散四漫,一道白影弓形斜倒,沉声落地,草叶成坑。
  
  飒风扬尘,晗雪白衣翩跹,此番颓然倒地,身陷落叶星花中,但见雪色长裙染血污,宛转乌丝似结草,容颜霜白,朱唇减色,气若游丝,娇喘微微,动弹不得。
  
  毛毛见状,目张嘴圆,怵然嚣叫,两手颤颤,忽牙贝咬之,示惊骇状,忽磋磨腰股,示失措状。毛毛似有意伸出,又不知当落何处。
  
  如此踌躇再三,毛毛方才挪步,磕磕绊绊,畏首畏尾,徐趋晗雪身边,哗然跪地,打量其身。但见晗雪双目紧闭,浑身浴血,气乱息微,危在旦夕。毛毛情急之下,摇其身躯,见其沉然不动,顿感悲恸,难抑哀伤,立时周身战栗,哭嚎不已,声色惨然,哀戚伤情。
  
  「吱吱!!吱呀呀!!」
  
  毛毛方泣声,却听得一声轻灵呢喃传入耳中,当下耳尖微动,浑身激灵,双目回复神采,他低首一看,只见晗雪睫毛微颤,如盖黑睫下,露出一丝吃痛神色,她謦欬出声,方才盯着毛毛霍然道:
  
  「毛毛……快走,凌师兄……他会杀了你的,快走罢!凌师兄从来都是这般嫉妖如仇,没想到此次考炼由他主持……哎,亦只怪天命如此了……毛毛,你我缘分就此了断了……」
  
  言罢,晗雪双掌合力一推跪于她身侧的毛毛,黛眉微蹙,示意毛毛急快奔逃,莫再踯躅。
  
  毛毛惊恐未定,恍然不知为何如此,踌躇之间,徒然感到脊背一片冰凉,勃然威压,犹如山势海啸般汹涌而来,轻易便将毛毛如暴雨打落叶般将毛毛翻打于地,如被泰山压顶,不得举止。
  
  「既然来了,便留下吧,妖孽。」凛然话音,忽自毛毛身侧传来,毛毛横倒于地,颤栗侧首,只见一对黑丝银边落梅靴轻落眼前,目光上游,却见一席白衣素袍,无风自动,一头三千流云黑发,飘舞不定,黑发之下,星目凝霜,剑眉横飞,神韵赛仙。「晗雪。我虽不知你于何处这妖孽,亦不知何故携带归宗,然则诸多疑窦,便以此剑一并斩去。本宗宗规,你自当知晓:大凡妖孽野兽,皆不得入本宗方圆百里。」
  
  晗雪口中所谓凌师兄,眼下便右手握拳在背,左手仅以中指、食指两只轻夹剑面,而剑尖所向,却正是毛毛双目之间!
  
  猴剑相隔,不过半尺!
  
  未及毛毛骇然惊呼,一道凌烈剑气,划破虚空,带起一尾白起,便顺着毛毛双目,狠劈而来!
  
  少女惊呼娇喝,眼看毛毛性命危急,却无力相救,唯有秀眸渗泪,珠珠断坠,哀鸣声绝。
  
  那惊彩一剑,眼见得,便如这般直劈下去……
  
  少女呼叫之声、剑气纵合声、落叶弥散声、朔风骋野之声,万音交集,呜呼一气。
  
  然则便于此间,伏跪于地的毛毛豁然昂首,冉冉红毛,随风一颤!
  
  但见他浑身猩红猴毛根根竖立,密如针尖。
  
  而那一脸稚气的白净脸孔中央,眼皮拉张,一对如炬火目,骤然大亮,眼眸之央,升起两团通亮红火!
  
  如此正是:
  
  仙门巉起壁千刃,耽云遽畏道径岎。
  
  山中居仙云逍遥,山麓碍关叶滚尘。
  
  惊魂魅影发如风,绝世红颜衫赛雪。
  
  怒虹威声势开山,残雪精萤陨冰曟。
  
  神姿无双罡风起,仙韵绝伦潜云焚。
  
  横剑凌虚绝沴气,悬轮游空湮冤氛。
  
  一招不慎落魄样,万念俱灰散魂态。
  
  短望龙剑斜向处,毛孩怵目夹焦额。
  
  到底毛孩儿性命如何,且听来章作解。
  
  【数年前即兴之作,今日打理书卷,偶然重拾,顾发之以自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