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居然变成了女生 > 《仙弑》

《仙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文与主线无关,本文创作于数年前,仅发于此以怀念一段燃情岁月。哈哈。俺也曾有心写过仙侠,只是后来热情消退,便无果而终了。】
  
  【少女寻药入乐源,偶救人猴恋相随。携泥采花出深山,拜师求术入仙门。祸乱迭出笑料百,情恩日重泪丝千。独知人兽有天别,怎晓仙妖别更深。】
  
  极乐源。
  
  古岳,名山。
  
  此地西邻杨州,东临沧海,烟雾缭绕,崔嵬高峻,高耸险巇,峰顶云霄,乃是造化地垒。山体之上,草木峥嵘,碧叶星花,终年云缭雾绕,灵气氤氲,山巅绝壁处,星幕陲天之际,则是彩霞片片,暖日缱绻,绚烂无比。漫山神树,森森挺拔,翠叶飘飘,洋洋洒洒,纷舞落下。
  
  此地亦有飞泉瀑布,奇珍异兽,嶙石幽洞,乃是极乐仙园。
  
  每至白日初升之时,灿阳普照,入林照石,碧苔返光,则闻鸟啼虫吟,猛兽哀鸣,山野躁动,回响不绝,热闹非凡。
  
  到得日暮西陲,夜深人静,始见一轮皓月升于山上,繁星灿灿,则万籁俱寂,丘壑雷鸣,隐于暗林深处,似是风声瑟瑟,又似是猿兽哀鸣,述说百般往事。
  
  年年一往复,日日一轮回,极乐之山,长春如昔。
  
  一日,凉露尚未滴,清月仍如钩,忽而罡风大作,白虹贯天,霞云叆叇,便见旋空之处,日月同辉,须臾间,雪晶冷气肃杀,赤日金焰腾达,青松枝桠婆娑,黄蝶蹁跹乱舞。白鹿匿于林,虎狼蜷于洞,万般猛兽。皆瑟瑟发颤,不敢作声。
  
  天上彩象只消得一刻,俄而铅云布天,遮天蔽日,星月难寻,阴风四起,似有暴雨倾盆之势。
  
  平地一声惊雷!
  
  万兽尽数敛声!
  
  山风吹不断,树影晃晃幽,层林深处,似是迎合此雷,亦响得一声尖厉哀啸,声振寰宇,洞彻天地!
  
  倏忽间,草丛开合,嗖嗖几声,一个毛茸身影自丛间惊跳而出。
  
  细细一瞧,这毛茸身影竟是一个红毛野猴!
  
  这毛猴身形浅短,消瘦不堪,周身遍布血色长毛,仅余面颊、肉耳、腹、臀几处光腻白透,不长一毛。它生的嘴细腮尖,细眉精目,鼻尖方塔,肉耳连毛,唯脸面有腮,后臀不长猴尾,异于猿猴。统而观之,这毛猴生的是三分人样,七分猴样。
  
  瞧这猴足跃爪舞,露出满口利牙,咿呀直呼,弹弹跳跳,或窜至葱葱古木枝头,或跃然碧苔枯叶之上,或穿梭绿蓐丰草之间,闹得兔飞雀走,狐惊鼠遁,四野喧躁莫名。
  
  红毛猴儿时蹲时奔,也不知涉了多少溪流,毁了几许兽巢,方才行步渐缓,住身倚于一棵红松之下,气喘不息。他略一定神,回头而望,立时惊得红毛竖起:只见密林之上,一朵莲状黑云急追而来,云周有滚雷相绕,粒粒如珠,硕大无比,云中隐隐有紫雷闪动,青光烁烁,甫一落地,便哗啦一声巨响,撼天震地,沙尘漫漫,周遭苍木便夷平一片,唯余丝丝焦烟于原地升起,随风弥散。
  
  「吱吱!吱吱吱!」毛猴儿见状惶恐至极,重奔而起,然身后遮天墨云,却愈追愈急!
  
  他利牙紧咬,倏忽间奔出十丈,便于是时,轰隆一声暴响,方才所过之地,仅余下一个冒烟深坑!
  
  他长啼疾呼,愈奔愈疾,颠簸化茧,风积胸间,汗水凝发。
  
  呼哧呼哧,他圆睁双目,冲贯于石窍之间,倒抓藤条,掠行于灌草之上,左右景物皆成电光一闪即逝!毛猴儿竭尽浑身解数,方才将那黑色莲云甩远。
  
  便在他掠过一丛乱木之时,一阵凛风过处,却听得后方树丛中扑地一声咆哮,扑出一只青眼獠牙的斑子【斑子:又名大虫、虎,山中猛兽,有百兽之王之称】,此斑子金毛黑纹,爪牙锐利,身长一丈又五,铁尾扫动如巨蟒,沙尘四射。
  
  红毛猴儿见状,叫声:「哇呀!」扑通一声跌落于地,冷汗直冒。
  
  那斑子本性凶暴,又受霹雳惊吓,暴躁不已,见兽便咬,一见红毛猴儿,立时两爪在地上一按,虎头上扑,窜向毛猴儿。毛猴儿骇得哇哇大叫,竭尽平生之力一跃而起,飞掠斑子头顶,闪至后方,堪堪躲过斑子扑腾。那斑子四爪落地,掀起一团尘泥,见未扑着,回首再望向那红毛猴儿,目露锋芒,直看的那红毛猴儿心慌不已。
  
  嗷嗷嗷!
  
  斑子回身再扑,兽爪劈头劈脑撕来,红毛猴儿一声厉叫,双脚猛一蹬地,形身离地而起,双臂挂住了一根枝杈,双脚离地,悬于空中,冲着身下再次落空的斑子叫嚣。
  
  「吱吱!吱吱吱!」红毛猴儿似有七分惶恐,三分侥幸。
  
  嗷嗷嗷!
  
  忽的一道鞭影如电闪至,竟是那斑子铁尾横扫而来!铁尾怪力无穷,刚劲难名,狠抽于红毛猴儿腿肚之上,噗哧一声,轻而易举便将毛猴儿凌空击飞,倒飞数丈之远,重落于地,身陷沙中数尺深。毛猴儿剧痛难忍,呜咽不已,爬起不得。斑子嚎叫出声,一个扑腾越过三丈,庞然虎躯便压向那红毛猴儿!
  
  情急之下,毛猴儿强忍两股之痛,双手支地,身子倒翻而出,直出一丈有余方才止住。那斑子连扑而至,势如破竹,所过之处,步步生坑。毛猴儿惊的仓皇逃窜,一会儿翻上树杈,一会儿钻入岩罅。只是那斑子来势汹汹,扑树树倒,劈石石裂,逼的毛猴儿连连奔逃。周旋片刻,毛猴儿已被逼至一面崖壁之前,背贴山壁,无路可逃。
  
  那斑子见状,狂性大发,咆哮起来,声振寰宇,翻身又一扑,其势足可奔雷坠石、绝峰頽岸!
  
  说时迟,那时快。毛猴儿倏忽间撩起地上一方青石,便迎向那飞来的斑子血盆大口之中!
  
  碰!
  
  青石不偏不倚,堵于斑子口内!
  
  毛猴儿一发力,任斑子双爪重重拍于双肩之上,硬将青石按入斑子咽喉深处!
  
  一时之间,斑子剧痛难耐,欲吼难呼,双爪狂抓,似要将毛猴儿撕成万千碎片。
  
  毛猴儿甫一纵身,便跃至斑子虎躯之上,红毛猴爪没命般抓向斑子头皮,猴爪锋利如刃,迅捷如捣,既狠且重,几下便抓的那斑子头破血流,金毛染血。那斑子奋力奔跃,铁尾挥动,妄将毛猴儿甩落于地,却奈何青石塞喉,喘息不得,且那毛猴儿死抓不放,紧缠烂打,越抓越狠。此消彼长之下,不消须臾,斑子气力松懈,抓劲渐缓,身形渐拙,铁尾低垂,颠腾一阵,终是轰然到地,不复再起。
  
  「吱吱!」
  
  毛猴儿翻身下背,提腿戳那斑子数腿,见无动静,方才大吐出气,趔趔趄趄,长身而去。
  
  不出五步,但见天地青光一亮,一道青雷轰然于前方林莽,惊起万堆林鸟。
  
  轰!
  
  雷声震天撼地,回荡不绝,山河飘摇。
  
  九天之上,彤云如幕,紫电如网,星月隐没,黑如幽谷。
  
  道道巨雷,威若雷龙,驰追而至!
  
  毛猴儿呆若木鸡,转而撒腿便跑,迅如追风。无奈雷电紧追不舍,一路扫荡,如天火流星,倾泻而来。颗颗斗大紫黑雷火稍稍落地,便是沙浪滔天,草叶乱舞,火光湛湛。毛猴儿红毛倒竖,一路狂奔,屡屡躲过一道惊雷,下一波紧随而至。只惜生灵微渺力有尽,天威浩浩无绝期,吐息之间,毛猴儿力劲渐散,上气难接下气,步子放缓,疲态尽展,气喘吁吁。
  
  奔逃至一棵雪枫树下,毛猴儿终是力竭精疲,歪歪扭扭,咯噔一声仰面倒下,呈大字僵卧不起,目光呆滞,无力望天。
  
  寂。
  
  四下皆寂,暗黑如海。
  
  他遥遥望见那雪枫树头,白叶繁盛,淡雅胜雪,片片淡雪枫叶于厉风之中飘摇不定,挣扎几番,终坳不过风劲,随风洒落,纷纷扬扬,飘飘荡荡。
  
  一片雪叶,洒落于他面颊之上。
  
  而雪枫顶上的瓷蓝苍穹,早已变作一汪无底黑洞。洞中紫雷如龙,火舞如凤,随时皆会落下。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毛猴儿虽不明为何会是如此,但也已然知晓自己这短短数年山野快活时光,就要这般去了。他唯有合眼等死。
  
  一滴浊泪自他眼角悄然滑落。
  
  数年之前,他也曾于这雪枫树下那般欢快自在,食花露,饮清泉,逐鸟雀,望苍天。
  
  雷云滚滚,电光乍起,一束惊雷望眼欲坠!
  
  便于此时,一股大力传来,一把子将他抡起,登时他身子向后一移,退了数丈。
  
  轰隆一声,沙砾飞溅,而方才那棵雪枫树,已淹没于紫电之中。
  
  他惊惶四顾,身子吱呀呀抖个不停,却瞥见一只纤纤玉手正提着自己的脖颈,如兰香气自那手上扑鼻而来。
  
  「乖乖小猴儿,来,快快将这避雷镯子戴上,好保你一命。」
  
  一个银铃般的娇音传来,顺着那如玉素手,毛猴儿只见一个白衣乌发的明丽少女正朝自己铺开笑靥。少女烟眉微扬,明眸清亮,点朱红唇,肤色白皙,恰如她那胜雪白衣,通体素白,飘飘裙摆,好似九天仙女下凡来,夺尽世间繁华美景。
  
  少女说罢,便将素手自毛猴儿颈上收回,另一手翻出一只碧绿如翡的雕纹古玉镯,急急穿向毛猴儿长毛密簇的细腕。
  
  毛猴儿瑟瑟发颤,缩手欲拒之,但见她柳眉微蹙,青丝垂落,面露阴翳,登时便静了下来。
  
  「乖猴儿莫怕,姊姊自不会害你。」少女轻笑道,将玉镯给毛猴儿戴了上去。
  
  毛猴儿瞧那少女玉面银盆,芳泽呈露,已然骇呆了。
  
  他忽觉得,那棵如雨雪枫,就似数年前一般立于眼前,叶茂如雪,飘扬若蝶,从未毁去。
  
  便在此时,天中雷云再聚,其浓若翻墨,浩如烟海,绵延千里之势,实是不见其源,不见其终!
  
  「吱!吱吱吱!」毛孩儿见状,慌忙抱头缩作一团,利齿打颤,格格直响。
  
  少女见毛猴儿摸样,只笑不语。
  
  哗啦!一束惊雷再次劈落,雷落之处,正是那红毛野猴和亭亭的少女头顶!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青光骤然自地面亮起,青光一亮,灿如高阳!青芒犹如层层涟漪,化作一道光环,次第扩散开去,那惊天落雷霍然凌空止住,在离地数丈高空嘶嘶作响,盘蜿周旋,流光窜动,却始终不得寸进。电光烁烁,四下茫茫然一片,宛如处在白云深处。
  
  少女面色略略一沉,额渗香汗,然则旋即恢复常态。
  
  暴雷虽狂,不过瞬息之间。
  
  雷光哗然散去,幻化虚无。而只见那毛猴儿双目紧锁,呼吸平缓,也不知是睡了还是吓昏了过去。
  
  唯见他手腕之上,那翡翠雕纹古玉镯,青莹泛波,光鲜润泽。
  
  天顶之上,层层雷云盘旋依旧,厚重沉郁,翻涌不己,笼罩八方,紫电明灭,驰雷鬼舞。花石土木,皆照的忽暗忽紫,明暗不定。
  
  唯有那如雪少女定定遥望雷云,面庞忽明忽暗,阴晴变幻。
  
  久之,涛涛雷云终究后继无力,噼里啪啦一番作响后,电光黯然,云色淡化,层云高升而起,浮上九天,直向十方天穹散化开去,不复再现。
  
  一线金光如丝如缕,洞穿如墨铅云,一落之间,万里已过,于这幽幽山谷之上,点亮一圈空明。金光灿烂无伦,四下苍莽野林清重归幽明净,色彩鲜丽。雷云消弭,便是白云浮玉,长虹架空,一时之间,极乐源可谓漫山芬芳,山青水碧,秀木繁阴,翠藓成翡,蝶舞蜂旋;山野脉动,凉气清爽,生灵躁响,一派人间极乐之象。
  
  穷极六神,放浪形骸,可感源内野芳幽香,浓木连云,林壑尤美,落花溅水,鸟兽长鸣,似是万载未变,茂美犹然。
  
  金光炫燿,如梦如幻,也照亮两个纤纤身影。
  
  风清日晶,万里无云。
  
  便是有寂灭,其必有新生。
  
  且说那毛猴儿侥幸得生,采烈兴高,围着那雪衣少女上蹿下跳,手舞足蹈,摇头晃脑,吱呀直叫,扰得那少女面色羞红,腮生红晕。
  
  「小猴儿莫闹,莫闹。」少女轻展玉手,掌若白莲,五指如兰绽开,其指纤长若葱,光甲似贝,她纤手轻抚毛孩儿毛乎乎的脑瓜儿,毛猴儿立时怡静下来,双目之中满是敬仰。
  
  只听得扑通一声,毛猴儿竟双膝跪地,双手伏按,砰砰砰砰,磕得响头十数,情深意切,似是略表救命大恩。
  
  此情此景,直教少女秀目忽睁,红唇圆张,连番甩首去止:
  
  「呀!猴儿,莫要如此,止住,止住!不必了,不必了!」
  
  那少女慌忙扶起这红毛野猴,只见他红毛满身,膚色粉嫩,四肢如柴,倒是面目清隽,惹人喜爱,却独独不见那晃悠猴尾,她越看越奇,忽的讶道:「啊!原来你并非猴子,却是个孩儿!」
  
  毛孩儿闻言,满脸惑色,搔头抓耳,显是不明所以,不知所云,他徒有张开满口利牙,吱吱呀呀一阵,全当作答。只是那少女又怎能听懂?真乃哑巴开口——像甚么话!
  
  少女见此状,眼波盈盈,嘴角微翘,终忍俊不住笑出声来。
  
  少女俯下身子,秀发散肩,腾手轻捋毛孩儿头毛,红唇微启,柔声道:「好啦,若你不懂人言,便也罢了。只是日后你莫再这般贪顽便是。也不知你是不幸入得这极乐源,还是生于此地。极乐源虽灵气氖氖,但常有天雷乱走,见灵兽便殛之,现下正值春夏之交,烟雨濛濛,水汽氤氲,可不正是天雷多发之时。」少女转手将毛孩儿腕中翠镯扣了扣紧,舒心道,「今后若是游山玩水,可万万莫要取下这宝器镯子,如此方可保你一条小命。便是见了寻常猛兽,也有逃生保命之力。」毛孩儿吱吱吾吾,不明所以,但见玉镯宝光隐隐,灵气外泄,精美无比,伸出毛手便探向这只翠微镯子,却被少女的玉手重重一拍,登时吓得缩退了手。
  
  少女丹唇撅起,一双明眸含怒气,盯得毛孩儿垂下脑袋,才稍转笑意。她耐心长谈,反复叮嘱,并上手势,直讲的毛孩儿大略明了这镯子是断断然不可摘下的,方才眉开眼笑,会心颔首。
  
  语毕立起,打理衣冠,梳青丝,观其服饰:手卷攘袖,皎腕约金环,乌黑秀发斜插紫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素衣飘摇,轻裾翻飞。看其体态:身姿婀娜,曼妙无伦,气质凝华,实乃倾世丽色。
  
  少女理毕,冲毛孩儿嫣然浅笑,倩目轻眨,目似瞑,意甚暇。
  
  毛孩儿一对长目精光熠熠,亦勾勾直视少女。
  
  四目相视不知几刻,少女方才提袖转身,踏青而去。
  
  尘风莽莽,落英萧萧。
  
  然则不出百步,她忽有所觉,步履骤定,回头遥望,但见那毛孩儿缀行而来,亦趋亦步,晃手晃脚,神色踌躇,摸样堪怜。
  
  毛孩儿忽见少女回头,即刻止步,搔头摸耳,摇头晃脑,目色游离,望向他处,故作不知。
  
  少女见此情景,呆立原地,有如木鸡,此间恰有流风微过,其乌丝逐风蛇舞,如柳丝散开,刹那芳颜,犹足以倾城覆国。少女稍稍回神,眼珠一转,方知其意,旋即霁颜而笑,春风满面,朝那毛孩儿唤道:「若是你想跟来,那便跟来罢!」
  
  若是你想跟来,那便跟来罢!
  
  毛孩儿虽不习人言,现刻却似明了一般,一阵欢呼,挥舞双臂,连蹦带跳向少女奔来,看的那少女徒有张目结舌,修眉伸展,摇头苦笑,挥手相迎。
  
  此时极乐之源,已是花开满林,叶落胜雪,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春日景和,天光一色。
  
  如是正道:
  
  青竹不比削葱指,苍松不及婀娜姿。
  
  寒泉溅珠凝星眸,银瀑垂柳青干丝。
  
  冬雪裹霜雪肤色,春日缱绻呈笑意。
  
  回眸一望山荡荡,唯见山魈喜滋滋。
  
  欲知后事如何,来章分解。
  
  【章贰天道茫茫孰定夺红尘滚滚世事多】
  
  人之相与,实乃缘定。
  
  缘起是缘,缘灭是缘。
  
  因缘和合,来去有时,缘合而成,缘散而灭。
  
  ——古经传曰
  
  话说毛孩儿幸得仙瑶少女搭手相救,暂保性命,恩喜交加,遂愿随之出山。
  
  一女一人猴,一前一后,随影而行。一路拈花惹草,捉蜂采蝶,嘻嘻闹闹,好不快活。
  
  二人行行行止止,翻山绕岭,跋山涉水,入幕之时,终抵极乐山口。
  
  残阳如血,落霞如纱,暮色苍茫。
  
  此时重重山峦之巅,一片夕日殷红如盆,红光漫天,映山如火,二人影子也渐啦渐长。
  
  转山登途之时,毛孩儿忽的止步,蓦然间回首仰望群山,双目晶莹,浊泪盈盈,含情脉脉。
  
  只见西山残阳东山月,山路崎岖沙漫漫。鹁鸠生鹞鹰。麋鹿饮溪水,闲鹤翻浪起。天开空自阔,叶落即归根。鹤立松梢月,鱼行水底天。
  
  一如往昔。
  
  它昂首向天,面朝开戟千峰,悲啸三声,啸声哀婉,荡山不绝,如此方才恋恋回首,逐尘而去。
  
  如此正是:
  
  莫道猴猱性冥顽,亦有喜乐悲苦伤。
  
  暮山影空夕日凉,唯闻猿鸣愁断肠。
  
  出山之后,二人荡田野,游巷陌,披星戴月,逆流西行。
  
  毛孩儿初入人世,不谙世事,见物称奇,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时然忘我。瞧其状:东瞧瞧,西看看,柴扉前叩门,枯井上翻身,窜上泥墙,伏上檐瓦,惊得四方毗邻,鸡鸭飞墙,犬豚龟缩。少女唯有三番五次斥其过,竖眉瞪眼,毛孩儿方才搓搓粗指,安稳些许。
  
  「毛毛,你切不可以这么顽皮,若是吓着了百姓,可是会引起骚乱的!」
  
  少女一路教诲谆谆,毛孩儿一路搔头摸耳。一路行来,少女对毛孩儿称呼也有变动,随兴取了个小名,唤作毛毛,颇显少女怜爱心性。
  
  二人复行百余里,便见远处一道宏伟城门显现,城门之后,则是屋宇连绵,粼粼千瓣。
  
  「毛毛,嗯,你这身装著可是万万行不得的,若是被寻常百姓瞧见了,怕是会误认为妖怪,引起恐慌的,姊姊这里有几件道袍,另有个毡帽,虽不好看,却也素洁,毛毛,来,姊姊替你穿上。」少女语毕,便徐徐展开如兰玉手,中指之上正有一枚扳指,少女轻念道:「天山积细土,沧海纳千浪,寰宇收云霓,芥子化须弥,现!」话音落间,扳指通然一亮,泛起微微毫光,一叠素衣道袍便落于少女掌上。而毛毛却瞧得双目瞪圆,张口结舌,毛手乱舞,惊惧万分。
  
  少女莞尔一笑,她那眉毛有如翠鸟之翎羽,肌肤莹洁似雪,牙齿齐整如贝,甜美一笑,足可以使得行人士族为之迷惑倾倒。
  
  少女伸臂将道袍给毛毛罩上,毛毛虽然抗拒,却耐不住少女瞪目呵斥,唯有屈服。少女见毛孩儿穿了道袍,戴了毡帽,方才会心一笑:「毛毛,这身道袍可真合身呢。你瞧,这下你多像一个小道士了?」她又取出扳指细心讲解:「毛毛,这个扳指乃是须弥扳,有将庞然大物化作微毫收入内里的神通,是我所在的门派的宝物。唯有门内掌事弟子方能受赐呢。」
  
  但瞧毛毛双目眨巴,却又怎懂得什么门派弟子?少女唯有摇摇头,轻呵气,道:「是了,毛毛你还不懂人语呢,我却是说了也是无用呢,唯有日后再耐心教你了,走罢!」
  
  二人续行,遂入扬州首阜。此为商贾之地,珠翠罗绮溢目,杨柳晴丝没足。四马塞途,饮食百物皆倍穹常县,人马川行,挥汗如雨,挥袖如云。酒肆林立,建瓴耸峙,茶铺成列,多豪华大家,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街道两侧,吆喝阵阵,街头多铺席,饰品杂陈,琳琅满目,馐食如云,香飘穿巷。直馋得毛孩儿口角流油,环顾不休。
  
  少女见状颇怜,是故探囊取银,购吃食赠之。毛孩儿一手捏得雪凝葫芦碎冰糖,一手秉持汁榨馄饨包子串,吃的猴面如花,合不拢嘴。
  
  遂以这巷道上,一位仙瑶少女和一个毛脸道袍怪孩便一前一后行著,引得路人走卒纷纷侧目,指指点点,啧啧称奇。
  
  毛毛不识人语,但识人面百态,见路人拊腹大笑,以为有趣,便仿样捧腹,尖声大笑,声嘶音厉,毡帽抖落,猴态毕露,糕果小吃迸落一地,惊得行路之人寒毛立起,帽冠跶落,惊呼妖怪,纷纷逃散。
  
  由是毛毛难逃少女嗔目呵责,只得猴颜立变,俯首帖耳,摇头挠手,故作温驯,寻讨少女笑颜重开,二人匆匆遁离。
  
  如是这般,二人时喜时叱,时欢时僵,一路追打小闹,逛巷陌,荡草市,极尽欢颜,好不快活。
  
  辰风一转,一月便过。一月以来,二人行路不缓不急,一路游经商贾之地、缙绅之所,闲人陌客多有见毛毛者,尽皆怵然,一路风尘,半城风雨,也不知惹出了多少笑话。
  
  然,毛毛虽初出深山,涉世未深,懵懂幼稚,然则天资绝俗,聪颖慧黠,悟事迅捷,晦涩词句,一学便会,无需复述。再受少女细心教导,已然识些句读,能说几个词眼。只是那份山魈野猴的劣根顽性,却存留下来,无论如何教诲,也挥之不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