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二十九章 守望

第二十九章 守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齐云计划夜潜白府一趟,本打算带着引生,但最终没等来引生,只好自己去了。
  廖正康问他为何如此等之不及。
  齐云笑了笑说:“江湖事江湖了。”
  老九哼地接话道:“我和老四大闹了两场,老大老二老三是担心齐家会把帐算到白府身上。”
  老四闻言对齐云道:“既然如此,那我和老九去。”
  齐云道:“四哥稍安勿躁,还是我去,有些事你们二位不方便出面的。”
  老九道:“我们遮住脸不就行了?”
  齐云摇了摇头:“恐怕不行。”
  老九皱眉不解,不懂怎么就不行?
  老四忽然道:“好,我们不去了。”
  老九奇怪地看向老四。
  齐云道:“谢四哥、谢九哥。廖老,我去也。”
  廖正康颔首,笑道:“长夜漫漫,霜寒露重,小心风寒。”
  齐云点头,表示知道了。
  老九胳膊捅了老四一下道:“他们俩打的什么哑谜?”
  老四打了个哈欠道:“睡去吧。”自顾走了。
  老九看向廖正康,廖正康冲他眨了眨眼,也走了。眨眼什么意思?
  老九带着一肚子疑问上的床,过了好久才睡着。
  ……
  残月清冷。精致的房间,锦榻锦衾,闺中的人儿睁眼无眠。
  白雪翻身而起,径自在黑暗中起舞。即使舞蹈,亦是武功。
  一只黑影在房中翻飞如燕,忽焉在左,忽焉在右,脚作迷踪之步,身化乱眼之精灵。
  此时此刻一袭矫捷、灵动的身姿,哪有一点像白日里弱柳扶风、举止有度的柔弱女子。
  舞过盏茶功夫,白雪以金鸡独立之姿收尾,停了下来,微微喘气,目光亮亮的,直如月光般柔润。
  齐云施展轻功高来高去、冲破月色而来,悄无声息遁入白府,直至观星楼前,还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他来此不为别的,是来守夜的。他知道为着白天发生的诸多事情,这楼里的一位女子必然无法安然入睡。
  齐云飞檐挂角而上,直上楼顶而止,在瓦片上躺坐下来。动作极其小心,发出的声响轻微,甚至没有惊动石缝间全情投入鸣叫求偶的雄性蛐蛐。
  但是白雪恰好一通舞蹈完毕,知觉正清醒着,外面似乎有些异常被她灵敏地察觉到了。白雪并不动声色,走回榻前轻轻躺坐下,支着耳朵细细倾听一切声音。然而一点异样也再没有了。她以为是自己疑心生暗鬼罢。
  白雪还是去了一趟妹妹的房间。她站在窗外,屋内一道均匀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她又推开窗子往里面探看了一会儿,才放下心来,回了房间睡下。
  观星楼上,齐云坐了一夜,从月上中天直至月牙低垂至西天,天际显出一抹鱼肚白。他守望了一整夜。
  白府之外,引生亦从下午开始,在巷子里坐了一天一夜,引生所在的地方看不见观星楼,只能不时看看白府门口,那里连个鬼影都没有。直到天明引生还硬撑着充满血丝的眼睛,一直不曾睡下,此时也不肯离去。他亦守望了一整夜。
  ……
  鸡鸣欲晓时候,齐天礼已经醒来,老人没有睡懒觉的福气,早早地起床了。
  管家东风老人起得还比齐天礼稍早。他昨晚活动了一通,奔波了一趟,回来后又向齐天礼说了昨晚去东城了解到的事情。
  昨晚东城齐府也遇袭了,与这边几乎同时出的事。不过那边入侵的只一人,被打退了,没造成什么损失。齐天礼便道:“不取东西,也不伤人,那就都只是计划故意搞点乱子而已。”管家东风老人道:“的确如此。”齐天礼问:“东风,你怎么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