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十九章 其实是入赘

第十九章 其实是入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齐云携了大姐去到客厅,照了先前商量的给众人说,果然最终给二人蒙混过关。
  众人先是训斥齐云年轻莽撞,手里没个分寸。
  竟就有人以切磋为名挑战齐云。这算是出师有名,除了以武会友之外,另曰为菩提先生讨个公道。
  挑战之声甚多,齐云不得已应下了两场挑战。两个挑战者皆暗藏狠招,想逼他使出真正手段,好试探出他的斤两。奈何齐云的深浅哪是一般人能够试出的。
  比试完毕,胜败分明。齐云两次比试都点到为止地挫败了对手。
  负者二人皆乃是一时的成名人物,输的服气,却也无颜留驻了,纷纷谎称还有要事在身,向齐承继告辞。
  齐承继留之不住,客气相送,奉上金银作为川资,二人相视一眼,皆只取了一锭以示谢忱,随即讪讪告别而去,行色匆匆。
  后来,剩下的众人直呼菩提先生瞒的他们好苦,瞒的整个江湖好苦,奉承话是最懂武功的人竟然不会武功,他们本来打死不信的,今日果然证实先生绝世盖世云云。交口称赞不绝于耳。齐云见识了这些人的另一面。菩提女往往笑而不应,偶尔抱以歉然一笑,请其恕罪。
  齐家主对于能在自己府中见证二人结为姐弟表现的殷勤,拊掌叫好不已,闻知二人并未行结拜之礼,还请示二人,欲命人按江湖规矩设了香案。二人便在此义结金兰,不亦乐乎!
  齐云是觉得齐家主想得周到的,但他对这份姐弟关系尚在适应阶段,心中略有犹豫。也幸好有了大姐,他便看向菩提女,此事便请大姐拿主意了。
  菩提女却淡淡回绝了,说世俗之拘泥于形式,导致泛滥之交累人累己,无如姐弟齐心,胜过那些虚夸客套。
  齐承继略显尴尬,明明是讨好之举,怎么好像弄巧成拙,拍着了马蹄?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道先生果然并非俗人,齐云公子亦是英雄少年,不必拘泥,何必拘泥,齐某唐突了云云。
  齐云也没想到菩提女竟会是这般态度,不知道算是和他心有灵犀,不谋而合。反正他也赞成大姐的,直道弟弟谨遵姐命。
  之后是众人恭贺二人金兰之好,所有人举杯敬酒,然后频频有人单独举杯敬酒。
  齐云和菩提女两个当事人一个喝酒,一个以茶代酒。菩提女仅为所有人共同敬贺饮了一杯茶水。之后众人的单独祝贺,菩提女只点头表示感谢美意,齐云就负责喝酒,而且每回得喝下两杯,一时口中无暇,到后身体一有行动则腹中动荡,肚子成了酒缸。
  齐八方是被菩提女点了将侍奉她的,但与齐云回来之后,她似乎就忘了有齐八方此人了,门口是谁根本都没正眼瞧。齐八方立在门口好不郁闷,目送着菩提女被齐云扶着进了厅内去,里面的动静他也不想听了,而且没人招呼他,他撒脚就跑了。
  一番大好氛围持续不消,只道天下间就此太平祥和了。
  然而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齐大林醒了,一醒就问那人可还在,指的是踢伤自己的罪魁齐云。得知齐云被父亲请进了府中,他便立马找了过来。
  此刻眼见宾主尽欢,好不愉快,他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这还是在自己家吗,打了自己的人还能让父亲如此殷勤相待,谁信啊?
  然而事实不容分辨。
  齐承继见自己醒了,立马三刻连问伤得如何。
  齐大林只道无妨,却大声高宣到:“打扰了父亲和诸位的雅兴了。”
  满堂宾客笑容尴尬,顷刻间全是饮酒咽酒的动静。
  齐承继忙低声呵斥儿子:“怎可如此说话?”
  齐云站起身,手里拿了两杯酒,向驻在门口不进不退的齐大林走去。
  齐大林还不清楚齐云什么身份,见齐云向他走来也不过早理会,向旁边的父亲露出询问的眼神:
  “父亲,此人何故成为我齐府的座上之宾?”还是毫无掩饰的光明正大的说话。
  齐承继纳闷儿子怎么回事,感觉怎么有点像犯愣了,是受伤还没缓过来吗。
  齐承继:“大林不得无礼,这位是齐云公子。齐云公子,此乃是犬子齐大林。”向儿子和齐云做起了互相介绍。
  齐云看见齐大林脸上虽然仍旧明显地印着一个鞋印,但已经不再浮肿,学武之人懂得如何行气活血,一些外伤好得快。
  齐大林也看着齐云一步一步而来,手上端的两个杯子未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齐云当然是要向其“赔罪”的。
  齐云双手擎杯敬给齐大林,语气诚恳地道:
  “借贵府酒水,敬大林兄一杯!请为在下之前的鲁莽恕罪!”
  齐大林默默接过其中一杯酒,看着齐云自己干了剩下的一杯。得饶人处且饶人,齐大林双手擎杯端起,一饮而尽,空杯底亮给对方:
  “既是无心之过,又恰好打醒了梦中人,些许小伤也不足挂齿,齐云兄弟言重了,这酒在下喝了!此事一笔勾销!”
  齐云微笑道:“只怕误了齐兄你的终生大事,那样在下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齐大林:“有此一言,想必齐云兄弟已知在下明日即将大婚?”
  齐云道:“正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