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十六章 真的不会武功

第十六章 真的不会武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菩提女开始宽衣解带起来。没有去看齐云,一边微低着头缓缓脱衣,一边道:
  “很简单,我打你时不会用力,而你要使出浑身解数来对付我。”
  齐云满脸不解,这是什么跟什么?
  齐云:“那你……”
  本来要问说你脱衣服是什么意思,话到中途看见了,人家里面贴身还有一层青衫短打,正是练武时所穿的衣服。
  齐云于是无语。
  菩提女已然换装完毕,背了个手,叉着双腿而立,明眸眨呀眨。齐云此时方才认真打量起了女人。
  贴身的劲装显出身体曲线起伏,匀称的身材,修短合度,玲珑曼妙。原本未加约束的如瀑的秀发,随意挽了松松散散的一束束在背后,额头饱满光洁,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是嘴,五官各自所在正是最好的布置,可想见这张脸上的任何表情都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变化。外加不加粉饰而白瓷一般的肌肤,美得不可方物。
  菩提女樱唇微启,皓齿露白,吐字如珠落玉盘道:
  “动手吧!”
  齐云却道:
  “且慢。恕在下驽钝,还是不懂先生之意。”
  菩提女神情寡淡的样子抿嘴不语,这家伙真的不懂我的规矩,还是明知故问。
  齐云道:
  “既然是切磋,自当各尽其力。在下以为,先生请不必过于手下留情,否则于在下,岂非无趣,在下自信若是倾尽全力,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能周旋一二,所以……”
  菩提女只是很轻很轻地说了句:
  “我不会武功,打不过你的。”
  就是这很轻的一句话,就让齐云带着情绪强烈的话语继续不下去了。嘴张了张,而后忽然冷静了下来。
  他记起这是在比武,同时想起了他的铁匠师傅,想起老铁匠的教诲:
  ——不要轻视任何一个敌人!
  ——既要认清不同敌人的不同面孔,亦要认清每一个敌人多变的面孔。
  ——招式功法只是理论,打架是技术活。理论只要使脑子记住信息即可,技术是需要使身体熟悉做一件事,做得好了,能成为艺术!
  ——打架若是只用蛮力,不用头脑,等于自断一臂而对敌,自然败多胜少。
  ——就像打铁一样,千锤百炼方成材,人也需要锻造!不要满足于任何成就,要时时警惕,时时准备,时刻抓住机会。只要保有成长的能力,实力的到来不过是早与晚的事情。
  ——打铁还需自身硬!
  对于老铁匠的这很多话,还有许多一时想不起来的,齐云并不都懂。但自从老铁匠半年前寿终正寝之后,这段时间以来,他很自觉地在践行老铁匠生前所说的话,用行动去验证了不少道理,是以他早已几乎对老铁匠所说句句深信不疑。以至于时时有了一个另一个齐云,在他身体里提醒着他自己,按老铁匠说的做,不会错!
  现在那另一个自己又告诉他了,以老铁匠的判断:
  ——这个女人的话是迷惑人的,她已然以示弱和故弄玄虚赢了自己半筹;
  ——若非刚才一刹那间找回了心态,恐怕此时自己真的已经败了,危险!危险!危险!
  ——女人绝不是一个可以掉以轻心的对手,根据之前的一些蛛丝马迹,她的实力绝对深不可测。
  ——现在,专注地倾尽全力攻击吧,即使赢面不大,即使根本伤不到对手,即使……可能只有唯一的一次出手机会,而下一刻面临的必定是失败,即使如此,也不能丧失了自己身为武者的灵魂。
  ——总而言之,就如她所说的那样,使出浑身解数,出手吧。
  于是,齐云调动了最多的内力,外放内力后已经能与外界形成一丝莫名的联系,仿佛内力笼罩之内的体外之物他也能“触摸”到。只是也仅此而已,他还远达不到可隔空御物的程度,那是属于传说中的玄妙境界。
  齐云以他最能发挥威力的攻击方式,运力于右掌,握掌成拳。手臂作杆,拳头作铁。手化成锤,提锤疾速奔向菩提女。
  在近她身之际,小腿发力,腾空而起,一个筋斗翻过最后的距离。
  在空中转了一圈的“锤子”顺势砸下!正对着菩提女的天灵盖而砸下。
  结果很意外。威力巨大的一拳最终击中了地板。
  这一击,不是菩提女自己躲开的。
  齐云的一击之力,并未打倒对手身上,怎就能把对手撞开了?
  除非是毫无防御力的人遇上这一击。仅仅未展开的携攻势而去的力量,足以撞开一扇门,这力量持续作用,就能把人推开去。问题是,对手是谁啊,不是一般的女流之辈。岂会如此不堪一击?
  然而现实狠狠给了齐云一个当头棒喝,菩提女真的就受伤了,摔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秀发散乱掩住了脸。
  齐云脚步沉重地走了过去,蹲下查看后,菩提女是昏死过去了!
  这下毋庸置疑的是,刚才她说的是真的,人家真的一点武功都不会。
  这下可把齐云给愁的,别的先不管,先救人吧。
  ……
  白雨从铁匠铺回到了白府。
  齐小林已经返家,他本来想送白雨回来,白雨说有家人护送不用他了,就把他打发了。
  陈同护送白雨至门口并未进去,而是与兄弟陈和说了说话,然后便去了对面的“无名酒楼”。
  “咚、咚、咚。”
  敲门声响过三声后戛然而止。过了有一会儿,屋内的白笑敢慵懒地自席上慢慢爬起,盘膝坐了,才说了一声:“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