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十五章 我陪公子切磋一二

第十五章 我陪公子切磋一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齐云背后的伏龙这时走到门口,在齐承继身边低声说着什么,不时打量齐云一眼,不时对齐承继拱拱手。
  齐承继则一直直直盯着齐云,伏龙一边说他只是一边微微点头,脸色未见一丝变化。
  临了,伏龙站到了齐承继身后,给了齐云一个不明不白的眼色,让齐云猜去。
  齐承继则忽然和颜一笑,对齐云道:
  “前番是在下失礼了。阁下若不嫌弃,里面有请!”
  客客气气地说罢了,便侧身相让,伸手相请,静立以待。
  齐云心道:齐府这道大门终于是扣开了,不容易。
  他怡然不惧,缓步而去,与齐承继面对面对视。后者身后和身侧还有一群人。
  齐承继环视左右道:
  “伏龙先生以及这诸位都是齐某的贵客,在下一向礼重贤者勇士,此一番邀请诸多嘉宾,只为以武会友。齐云小友来的不巧,齐某亦当以贵客待之。”
  只字不提对方和自己儿子的瓜葛,再次伸了伸手:“请!”
  人家话说到这个份上,齐云亦笑着抱拳道:“齐家主大度容人,在下谢过。”
  齐承继对齐云再一次相请,又转身对周围众人道:“各位,一场误会扰得大家不安宁,是齐某待客不周,现在请一同返回寒舍!”
  众人与旁人相视一眼,稀稀拉拉地道:“齐家主言重了。”各自转身回返。
  齐承继迎了齐云引领着与之并肩入内。
  客厅之内,齐云被奉作上宾,座位就在菩提女之后。
  齐承继举起一杯酒,先敬齐云道:“失礼之处,望请恕罪!”
  齐云举杯道:“前番于门外踌躇良久,已经以为没有机会踏入贵府高门。家主这样客气,倒令齐云惶恐。此杯酒水当我敬家主才是!”说罢先干为敬了。
  齐承继点头悦意道:“好!”也干了,“再给齐公子斟酒!”又对众人道:“诸位也请举杯!”
  众人好说,自己斟了酒,或者同桌的帮忙倒酒。
  齐云则自己未动,因为人家说的是给自己斟酒,没让他自己来,却之不恭嘛。
  此间没有其他下人,齐八方是侍奉菩提女的,离齐云也近,闻家主之言欲动而稍顿,低了头对着菩提女,竟要等这女人发话。
  菩提女侧对齐云,盈盈而笑道:“小女子亦想敬齐云公子一杯,未知可否赏脸?”自己先举起了茶杯。
  齐八方不等招呼,过去帮齐云倒了酒。
  齐云举杯,微惊于菩提女的美貌,说了句:“美酒佳人,有何不可?请!”
  二人便面对着饮了一杯。
  菩提女放杯道:“以茶代酒,还请勿怪!”
  齐云笑道:“无妨,无妨。”
  齐承继见二人竟似一见如故,身为地主便居中为二人介绍道:“这位是菩提先生,齐云小友想必听说过?”
  齐云猛然一惊,道:“久仰令名!原来是菩提女前辈,今日一见风采卓异,方知齐云与众生皆凡也。”话说的很漂亮,表达了对方宛若天人,令人仰视。
  然而仅此而已,齐云侃侃而言,说罢端坐如钟。
  菩提女报之以点头致意,也没有多言,对“前辈”的称呼多少有些不感冒。
  齐云又对齐承继道:“想必家主有些话是一定要问我的吧?”
  齐承继却摆手道:“公子与小儿之事,不提也罢。”
  齐云却诚诚恳恳道:“在下刚才进门时可是听闻了,大林公子明日便要成亲,便知方才伤了公子实在莽撞。唉!岂非可能因在下而有损大林公子的体面?”
  齐承继环视厅内一眼,方道:“如此,那齐某便请问公子与小儿有何深仇大恨了。”
  齐云道:“齐云惶恐,但还请家主慎言,我与大林公子素不相识,无故无旧。”
  齐承继:“听公子之前所言,好像方才获知我儿婚期在即之事?”
  齐云道:“正是如此!”
  齐承继不冷不热哼哼道:“这么说公子前来挑战小儿,看来也是一个误会喽?”
  齐云道:“那倒不是。”
  齐承继遽然变色。
  齐云见状道:“家主稍安,敢问晚辈之间相互挑战,切磋武艺,是否是什么奇怪之事呢?”
  齐承继道:“那是再正常不过之事。难道说,公子便是只为找小儿切磋武艺而来?”
  齐云深以为然地点头道:“正是。”
  齐承继面有疑色道:“如此而已?”
  齐云道:“如此而已。”手中不知何时又拿了扇子,语罢“唰”地打开。
  齐承继看了看那面扇子,目光深沉。
  齐云亦低头看了眼,发现对人的一面是空白的,顺手换成另一面对人。
  扇面上就有两个字“然也”。
  然也!
  齐承继偏过了头去。略默了默才道:“如此一来,确是误会,不提也罢!小儿既已受伤,公子还请暂时放过他。”
  齐云道:“家主言重了,那是自然的。”
  菩提女忽然道:
  “既是误会,已然讲明,二位大可释怀了。”
  说罢环视了厅内众人一眼。众人本就在她一开口就静了下来听着的,这下子便更静了下来,呼吸喘气都是近乎无声。都知道还有下文,也盼着她的下文,便没有人在这时候插嘴,都在等着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