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齐大林离席起身,向齐承继讨了个眼色,就微笑着向在座的团团一揖,语带歉意地道:“诸位贵客不必见怪,还请尽管饮乐,有父亲陪同诸位,大林去去就回。”说完,收了笑容,以一贯稳重的步子从容迈步而去。
  众宾客的模样,是人人保持着擎杯、持筷的动作定住,且大多数人红着眼,只知道谁说话就盯谁、谁动就看谁。
  先都斜眼盯向门外那个报信的,又都转而看着齐大林的一举一动。
  二者说了什么,只要不聋的大概都听清楚了,总之齐大林得出去一下,解决一点事情。是以没人见怪,任凭齐大林离去,又各自该吃继续吃、该喝接着喝。
  有人在齐大林经过身边时,就着脸上一直都挂着的笑容,对齐大林说了声:“齐公子,早去早回呀。”
  他这一开口,语带笑意,许多人都无声地跟着笑了。
  有人笑着骂道:“屁话!难道齐公子会轻易被缠得脱不了身吗,说那话不嫌寒碜!”
  又一人接口道:“就是!都谁存有这想法的,自罚一杯吧!”话毕往嘴里塞了一块肉,吃了肉又喝了口酒。
  忽听一人高声道:“大林公子暂请留步!”
  齐大林一只脚刚踏出门槛,尚没落地,就听见身后的喊声,身子猛然定住,踏出的脚也悬停着了。
  席间众人还是谁说话就盯谁,此刻目光皆盯向一个老者。这老者身材短胖,位列齐承继右手下首之位,可见地位不低。
  老者喊住了齐大林,再对齐承继慢吞吞地道:“贤侄,此事哪需大林亲自出面。老朽耳朵是越老越不中用了,可还听得清楚,这是上门挑衅的事,大林喜事在即,这种事不宜任凭他去,免得沾着晦气。今日你们父子是大家前来祝贺的对象,谁也不能中途离开,走了谁,大家都要无所适从了。老朽身为长辈,便由我来替大林摆平此事吧,啊?”道理说完,然后是大包大揽了下来。
  在座的宾客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老家伙有点过于积极地多管闲事。
  而且谁不知道,这老家伙虽然年纪大、辈分也高,却武功平平。特别受人瞧不起的只是他爱巴结人。长辈替年轻人代劳,说得好听点是照顾提携,可您老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大本事自己不清楚?像这样具体何事都不清楚,就嚷着帮晚辈出头,说为老不尊都是轻的。
  几乎人人皆在心里冷笑,甚至有人暗骂:人活脸,树活皮,如此献媚,这还要脸?!
  这位老者确是巴结人成了习惯的,江湖上也有名有姓,大名廖正康,雅号“老巴”。说起来,巴结不一定就是坏的,至少讨好的对象会领情,那巴结的人就没有白作践自己了。
  而且不得不说,有些人的面子是值得付出代价去获得的。有本事、有权势的人的面子,往往是人人争着抢着要的。
  廖正康替主人家找的不出手理由天衣无缝:陪客人才是最重要的事。
  替自己这些人找的出手相帮的理由也没问题:作为客人就是来凑热闹的,可热闹也分不同的热闹,我们主要是来看主人成就好事的,不是来看别人找主人麻烦而坐视旁观的。一个个的也不是凡俗之类,都有一手看家本领,替人管点儿事是一万个应该。
  廖正康一边说,齐大林一边慢慢转身,然而最后闻听老者要替自己代劳,齐大林身为年轻人当即连连摆手:“不妥不妥,哪敢劳廖前辈大驾!”
  齐承继也正色道:“廖老,这确为不妥,不敢劳您亲自出手。”
  廖正康看看小子,再看看小子的老子,又看了看众人,才呵呵笑道:“我的意思,就让伏龙去吧。伏龙是把好手,他去合适!”
  伏龙是谁?席间独坐的一个瘦高个,总是自斟自饮,旁人也对他敬而远之的样子,一直就没人主动敬他酒,而他也不和任何人主动搭话的。
  论到武功,伏龙声名不小,公认的一把好手。名声响亮,却不是什么好名令誉,人送外号是“白无常”。
  白无常当然不是叫着好玩的,也不单因为他长相奇异、皮肤惨白就得来此名,而是由他手上的一颗一颗人头堆积起来的杀名。
  廖正康忽然来了这么一个急转弯,好多人听明白后不禁暗骂,好一个老奸巨猾!自己宣称替人出头,现在却把差事交给同伴了。
  而伏龙对此却好像无所谓,老者喊到他的名字,他就站起了身来,看来是准备听从前者所言的样子。
  有人忍不住语带讥讽地道:“廖前辈真是有德之人呐,伏龙兄弟可不是一般的高手,但凭廖前辈一句话就指哪打哪,在下佩服得很!哼哼。”
  此人话毕冷冷地哼了两声,许多人也都跟着哼了一声。
  也有人是顺着廖正康的意说的:“在下以为廖老所言不错,伏龙兄若肯出手,我敢保证,门外不管是谁,在‘白无常’的面前,也绝对翻不起什么浪来了,甚至连小命都难保喽。”说完拿眼看大家,发现竟无一人搭理自己,自己闹了个面红耳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