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八章

第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关于此事白笑敢自然是要对白雪说的。因为齐小林和齐云,一个提亲求娶白雨,一个却是求娶白雪。
  白笑敢说:“雪儿,陪爹走一走。”
  父女两人散步到了花园,走在花丛之间。
  白笑敢在两株紧挨着、齐齐绽放着朵朵白色花瓣的兰花之前,欣赏着白兰,嗅着花之幽香,慢吞吞地对白雪道:“之前有两个小子向为父提亲,一个喜欢雨儿,一个却更为大言不惭,要娶雪儿你呢。”
  听父亲道来是语气淡淡,白雪却是吃惊不小:“爹,这是怎么回事,雪儿已经婚配,那人到底是谁……故意坏女儿的声誉么!”说到最后是又嗔又怒了。
  这事本来听着就蹊跷,白雪当然不可思议。明日她便要出嫁,是谁如此大胆,是何居心,这时候,求娶于她?
  而关于还有谁求娶妹妹的事情,显然白雪这时还没顾上。
  见白雪盛怒,白笑敢安抚道:“我儿勿急!此事既然有爹在,怎可能不替你当场弄个清楚明白呢?然而,那个齐云,就是求娶你的小子,后来却又主动说此事作罢了。”
  白雪转怒而惊,惊愕道:“他又作罢了?”
  白笑敢哎地叹了口气,“以爹之眼力,终还没能探清楚这个小辈的深浅。”
  “爹也想,行事这般反复无常,岂非小人?若非神智有损,岂非有意当着爹的面撒野?但此人即非残障之士,似乎也并无半点辱我白家之意。一则,作为后生晚辈,此人面对长辈礼仪备至,不是举止无状之人。二则,他能亲口在爹面前一字一句,说对你是仰慕已久,言下之意,提亲之举可能是权宜之计,但对你的情意,却并非临时起意。”
  “他所言,确实宽了爹的心,他说他之所以提亲作罢,是确认是爹代女儿许下了亲事,未免爹为难才主动作罢,可见不是个不讲理之人。再者,对于然则他接下来将要作何打算,他却守口如瓶,并不当众透露半句。以爹之见,他是有自己的主意,基于什么原因不便说出。”
  一番评述下来,白笑敢可谓将自己关于齐云的看法合盘托出了。在女儿面前如此突显齐云,白笑敢是否有什么用意呢?他说完是盯着女儿看了看,脸上神色是似笑非笑。
  白雪本来听得半清不楚,正眉头紧皱,大失常态而不自知,见爹用这样的表情看自己,就又气又笑地扔出一句:“爹好像对这个齐云感觉还不错!?”白笑敢说到齐云时,那暧昧不明的语气,又略略放光的眼睛,就给了白雪这样的猜测。
  白笑敢道一声:“非也!爹想说的是,雪儿,你是否真与此人毫无故旧?是否好好想一想,以前与这个齐云或是类似此人的男子有过邂逅,也好确认此番这人是否真是为你而来?”
  白雪连连摇头否认道:“爹!女儿根本不认识这个齐云,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但白笑敢继续宽女儿的心道:“雪儿,爹并非一味顽固守旧之人,对于你和雨儿,爹只有看你们幸福快乐的愿望,此外万事不及此之万一重要。暂且放下你的婚事不论……”说着觉得不大合适,就说不下去了。
  但白雪却懂了爹的意思,白笑敢说话时,她是无意间就看着那两株白兰,似乎因为这个,父亲说什么她也就明白了,转过头来对白笑敢道:“爹,女儿确没有认识过此人,也未与任何人曾有过什么瓜葛。”还有句话她不说出来,她自知也绝无人,肯只为自己不管不顾而做出这等傻事。
  为什么说是傻事,此事若让齐家那边知道了,不说其他的,做这事的人就要被齐家族人群起而攻了。至少在这白岩镇,胳膊是胳膊腿是腿,有能拧得过齐家大腿的人存在吗?
  哦,好像那人也姓齐,只是不知与齐家到底是何关系。
  白笑敢道:“爹当然相信我的女儿,呵呵,勿急。不谈了,不谈了,此事大可揭过。你放心准备出嫁的事,万事有爹睁大眼给你瞧着。”
  白雪没有急眼,只是心里堵着,脸上也青了。她直想干脆直白告诉爹,您女儿就要出嫁的人了,现在谈论什么可能根本莫须有的对自己有情意的人,本来就不合适了。但是没办法为,人家是找上门了。可何以还是逼的直接说到了她是否曾有相好之人的问题,她一个大姑娘,只要被问起男女之间这种问题,哪里会不害羞,况且是在这个时候她已然是将要嫁人的人。
  今日遇到这种问题,白雪简直有种天降陨石不偏不倚就要砸着自己的感觉。
  自个烦闷之余,她还是感谢父亲的,毕竟爹为自己挡下了不少压力。有些话在父亲这儿说出来是一种压力,若要在别人面前说,恐怕那压力就是她白雪绝对难以承受的了,可以想见,届时那些听者必然带着审视的眼光,那一道道眼神会是一把把刀子,能见血封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