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七章

第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齐云已经回到铁匠铺,此刻已扮回了铁匠铺学徒铁牛的模样。正在卧房里收拾换下来的服装等物,然后放入包裹之中,正要把包裹藏到床下隐秘之处,忽然感觉要打喷嚏,也就真的打了一个响嚏,擤了下鼻,自言自语道:“别处有人惦记上了才会打喷嚏,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在想我,都连打好几个喷嚏了。”包裹藏好,起身又是那个高壮微憨的温厚铁匠铁牛了。
  白雨虽看着齐小林,却又似只是自己对自己说道:“这个人显然是深藏不露呀……”
  沉吟了一番,忽然道:“他说自己是打铁匠的徒弟是吗?”
  齐小林淡淡道:“是这么说的。可他也说自己无门无派,这不矛盾嘛。”
  白雨嘻嘻地笑了笑,道:“这样的话,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一定可以找到他了!”
  齐小林愕然:“什么地方?找他做甚?”
  白雨已经拔脚要走,好像忽然发现方向不对头,又回转而来,问齐小林:“你知不知道铁匠铺子怎么走?”
  齐小林有那么一刹那感觉是在大街上被人拦住问路。白雨就是那个人在此地,心已经飞到街上去了的人。
  不过他听白雨这么一说,就也想到了什么,道:“这白岩城街上只有一间铁匠铺子,泰安街尾,王师傅刚死几个月,铁匠铺子还由他的一个徒弟接手开着。我们家的兵器……小雨,你去哪?”
  白雨一听到了他说出地点,一刻也等不及地要去寻找了,齐小林话说完,发现白雨已经走到月门前,忽地一闪不见了踪影。齐小林喊着问白雨哪去,没得到回应,哑然张了张口,看着白雨离开的方向说:“但是那个学徒是叫铁牛,根本不叫齐云嘛……。”
  白雨人都走了,哪里听得见他后面的话。他看白雨这架势,是要去铁匠铺一探究竟吗?齐小林决定厮跟上去,他不能让白雨一个人面对未知的事情。
  转念间他又想起之前白老先生交代过他的话,才自觉他们俩不但一直没在练功,眼看要到饭辰,难道又要双双出门了?可是没办法,白雨已经去了,他只得跟上。
  ……
  铁匠铺中。
  引生终于等到铁牛从厕所回来了,就对铁牛说以为你掉进粪坑了!
  铁牛放下手里端着的东西,挥起他那秤砣般硬沉的拳头就砸了引生肩膀一下。不过用力有分寸,被打的引生憨笑着避到街面上去了。
  铁牛却喊住他,说引生回来,马上做饭吃了。一会儿吃过饭烧水把你那头上的鸡窝洗洗。又说,“还有,先把衣服脱了。”
  引生站在门槛捂着肩膀说:“那你不打我了。”捂着肩膀的那只手没有手掌,下端圆圆的。
  铁牛说:“进来,不打啦,我自己下的手,知道轻重。真的疼?”
  引生说:“疼。”就进来了,问铁牛:“脱衣服咋?”
  铁牛拳头上竖起大拇指,指了指向铺面一角,说:“你就脱了上衣”。
  引生一看,那里有个盆,盆里盛着些清水,知道这盆水是铁牛刚才从里院出来时端着的,因为要揍他而匆匆放下,就溅了些水在地上。也知道这是要他把衣服脱在盆里,铁牛再把衣服还给他时就是浆洗干净的了。
  引生把衣服放进盆里了,铁牛说:“你进去里院,把能洗的菜洗洗。”菜当然是他刚才回来时顺道从市场买回来的,实际上需要洗的只是些新鲜的白菜、胡萝卜、姜蒜,其他的是从饭馆买的热菜。
  引生进去没多会儿,里面传来喊声:“鱼弄不了!”
  铁牛用一块块门板竖起将铺门封上,听见里面的声音,纳闷引生怎么会这么说,往里喊道:“鱼熟的,吃就行了……先别吃,等会儿我再吃!”
  没多会儿,引生又喊:“鸡洗不了!”
  铁牛知道引生实在作弄他了,没好气地说:“别的我来弄,你洗你的萝卜!”说完就听见引生在里面哈哈笑道:“洗着呐!”
  铁牛把门差不多封好了。就差最后一块板,上上去就封实了。他一边拿着最后一块板去封门,一边说:“这引生,故意跟我耍疯。谁要说引生是疯子,那他自己就是个傻蛋!”
  门外忽然就有个娇气的声音接着他的话问道:“谁是傻蛋?”
  突然出现的人着实吓了铁牛一跳,手里的木板差点没脱手砸地上去。
  等他往外看时,一个人影堵在了门口,面对着他的那面背着光黑得难以辨认容貌。不过,从说话声音还有随着此人出现后他鼻中才闻到的一股香气来判断,肯定是一个女孩儿。这香气还很熟悉,不久前就曾闻到过,铁牛想到了一个人。
  门外那人说:“大白天没过中午的就关门打烊吗?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齐云的?”
  铁牛就说:“是要打烊了,姑娘。不管有什么事,都请改日再来吧。哦对了,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叫齐云的,这人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齐小林随后冒了出来,喘着气在白雨身后说道:“小雨,你跑这么急。”也打量起了铁匠铺,然而只能欣赏门板,和门前那口炉灶,别的没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