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六章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雨又哼了一声。
  白笑敢看着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交代道:“练功归练功,等会儿不要忘了饭辰。”
  交代过后,负手慢悠悠而去。
  家长前脚一走,白雨背个手转头也要走的样子。
  齐小林忙叫住白雨道:“小雨……咱们去哪练功?”
  白雨给他翻了个白眼,目中无人的样子:“练功嘛,有什么好着急的。”
  齐小林道:“可是……小雨刚才不是答应了先生的吗。”
  白雨还翻着白眼:“枉你虚长我一岁,打小习武的人了,难道还不知修炼不在一朝一夕吗?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们教席老师没教过这句话吗?”
  齐小林挠头苦着脸,思索了一番道:“嗯……”想说什么没说出口,被生生打断了。
  白雨指着他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呛道:“哦!你果然上课开小差去了。哎,人笨只能练武了。”
  这个齐小林要反驳:“小雨,你……”
  白雨又抢着道:“你什么你,我还没说完了!人要是笨,练武也只能下笨功夫,也只能按部就班地做木偶,怎么能学到自己的东西,难免沦为了别人的复制品而已。”
  看齐小林一副傻眼的样子,哼声道:“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明知你是难以理解的呀。”摇头晃脑着,“要练功的不是我,是你呀小林哥!”
  齐小林:“小雨你不要强词夺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还有一句话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还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我最烦背书了,就记得这几句。”
  白雨闻言很是诧异地道:“呵呵,不错嘛,还有吗,还有什么快说呀!”
  齐小林又道:“听老师和先生的话那是应当的。”
  白雨凑近了一些,剪水明眸忽闪着,问道:“为什么呢?”
  齐小林眨着眼想了想,说:“因为他们是对的,听他们的话不会错!”
  白雨哧地一声说:“那你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听长辈的话呀!算了,说点别的吧,你好我父亲刚才在这里见了一个人,是也不是?”
  她的好奇心一直引着她关注齐云,此刻才又把话头转到了最初所关心的问题上面。
  本来当她得知父亲要她到客厅来时,便以为是要自己出来面见什么人。而这人是谁很好猜呀,还是她把他从门口领进家来的呢。可到了客厅,除了父亲和齐小林之外,哪里有别人。她就想说那个人已经走了吗?什么人值得父亲接见,又为何好似只见面不多会儿人便走了呢。不是说来提亲吗?这种事情能三言两语就说好了?
  也许,齐云给人的印象是沉稳大气的,也应该是能在每一个地方都沉得住气的人。这样的人,为了任何事,哪里会连脚步都停不住,屁股还没坐稳马上又起身呢?这样的人会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他在哪里,他就会常在那里。或许白雨就是有了这种错觉,才会有一丝遗憾来到客厅却为见到齐云。
  又因此才会忽然起意,关心起了她还没来之前的事。
  齐小林完全抓不住白雨说话的规律,觉得很有些跳脱。说点别的,怎么就变成说点别的了?又为什么转到说刚才她还没到的时候的事情来?她怎么知道刚才这里还有别人的?
  想不明白也懒得想了,要说到先前的事情,可真有那么一些值得一说的,而且也是关乎着白雨的。
  于是,齐小林有选择性地对之前齐云来到之后的事情述说了一番,当然他省略了自己误会来者是情敌忍不住跳出来提亲相关的事情,毕竟到了白老爷子也只是回复让他先与父母商议再做打算。
  白雨一边听,一边悠悠地莲步而出。齐小林就一边跟着前者出了客厅,走在庭院间、回廊中,一边嘴上不断说着。
  一向妙语连珠不曾停歇的白雨,就一直这么边走边听齐小林说,竟鲜有插话打断的。
  二人已经走到了府内园林之中一汪泉水旁。
  齐小林说完了,末了,摇了摇头道:“我从没见过像那齐云般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小雨,你说是也不是。打光棍的人见多了,可没见过空手只带张嘴上门提亲的。提亲的人见多了,可你见过明知求亲对象已有婚配还来提亲的吗,还知不知道什么是廉耻,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上门女婿也多的是,可像他这样一会儿求着入赘一会儿又反悔的,简直反复无常嘛。我看这样的人大概是脑袋生了锈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