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默婚,总裁的专属爱妻 > 167:请勿订阅!

167:请勿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很抱歉大家,章节明天会修改,如果订阅了的亲重新刷新一下就可以看了。
  
      很抱歉大家,章节明天会修改,如果订阅了的亲重新刷新一下就可以看了。
  
      很抱歉大家,章节明天会修改,如果订阅了的亲重新刷新一下就可以看了。
  
      将历祁南安放好将历祁南安放好之后,米露便送米建林离开了她的房间,并跟他道了一声晚安。
  
      随即,她关上了自己房间的房门。
  
      视线落在正安静的躺在床上的历祁南身上,米露朝他缓缓的走了过去。
  
      她在床边坐了下来,深深的凝望着历祁南那棱角分明的脸颊。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缓缓的覆上了上去,轻轻的摩擦着他的脸颊。
  
      脑海里下意识的想起了米建林先前在书房里和她说过的话,脸上莫名的腾起了两朵红云。
  
      毕竟,她还从来都没有和别人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而今天晚上,她就要把自己献给历祁南。
  
      她的目光几乎都没有从他的身上转移开过,能够如此近距离的和她接触,也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米露对着昏迷着的历祁南说道:“祁南,你知道吗,其实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因为怕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陌生,所以才一直选择了隐瞒。可是,最后我们之间的距离还是变得越来越远了。”
  
      米露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还有,其实我欺骗了你一件事情。我并没有被强-歼,是因为我想得到你的同情,才故意撒的谎言。可是事实证明,就算是这样,你对我的态度还是那样不愠不火。”
  
      “我知道你会说你最爱的人是沉默,可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的羡慕她。我羡慕她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得到了你的爱,你的所有,我梦寐以求的一切。同时,我也很恨她。如果不是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许不会变得这么僵。不过还好,你还是和她离婚了。”米露的语气带着一丝的欣慰。
  
      “祁南,爸爸说会让我们直接结婚,你知道我期待这一天期待了多久吗?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你的新娘,甚至是和你成为一家人。”
  
      这些话,都是米露想要告诉历祁南的。但是,她无法在历祁南清醒的时候告诉她。所以,只能在这个时候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说完了之后,米露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算了下时间,如果昏迷的药效是在两个小时之间的话,那么历祁南会在一个小时之后醒过来。
  
      她打算先去浴室里洗个澡,然后出来躺在床上。等到历祁南醒了之后,他体内的另外一种药的药效就会唤起。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当她转身走到浴室里面去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历祁南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而米露刚才在他耳边说的那些话,他也全部都听进了耳里。
  
      他得到了一个重要的讯息,那就是米露居然没有被绑匪强-歼……
  
      她在他的面前极力的表演,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完全的隐藏。历祁南觉得,他现在已经不认识米露了。在她的面前,她一直都在演戏。
  
      还有,历祁南也得知了米露对沉默的感觉。让他想不到的是,米露居然恨沉默。
  
      恨?
  
      他突然想到了前几次,在沉默的身上发生的事情。包括,沉默差点死掉的那一次。
  
      他在心里想着,会不会那些事情和米露有关?
  
      可是想了想,他又觉得米露有些不靠谱。就算她很聪明,可是,她的心思绝对无法缜密到那样的地步。
  
      可如果不是米露,那到底会是谁呢?
  
      历祁南从床上坐了起来,眸色深邃的凝视着浴室的方向。米露现在就在里面,她还并不知道他其实并没有昏迷的事情。
  
      因为,他早就猜到米建林的那杯酒有诈,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喝,而是装作喝了酒的样子,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酒倒在了地上。
  
      他也知道那杯酒会有问题,所以在书房的时候才会假装了昏迷。而米建林和米露在书房里说的话,他其实也全部都听到了。让他不知道的是,那杯酒除了可以导致人的昏迷,还有另外一个药效。
  
      米建林想让他和米露生米煮成熟饭……
  
      呵,历祁南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别说他现在是清醒着的,就算他的药效真的发作了,他相信自己一定不会跟除了沉默以外的第二个人上-床。
  
      就在历祁南在心里想着,接下来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和米露见面的时候。浴室的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了开,然后,米露就从浴室的里面走了出来。
  
      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会看到原本应该是属于昏迷状态的历祁南,此刻正坐在大床上。而且,脸上的神色还是非常的正常无比。
  
      “……你怎么醒了?”米露的声音带着一丝惊讶,她不解的问道。
  
      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在她的心里浮现。
  
      该不会,历祁南从头到尾都没有昏迷?难道他是装的?
  
      就在米露想着这些的时候,历祁南却是主动承认了自己的行为。
  
      “我知道那杯酒有问题,所以一开始我根本就没有喝。”历祁南低沉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中响起。
  
      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喝那杯酒,恐怕现在已经着了米建林的道。
  
      米露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却是感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失落感。
  
      然而,历祁南的声音却又再次在她的耳边响起:“你刚才和我说的那些话,都是你的真心话吗?”
  
      闻言,米露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
  
      糟了,她差点忘了自己刚刚还和历祁南说过那些话。以历祁南现在质问着她的语气,她很怕历祁南是不是因为发现了什么。
  
      但是,她如果在此刻否认的话,就会更加显得此地无银。所以,米露她点了点头。
  
      历祁南只是眸光深邃的看着她,深深的打量了她一眼。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多说,但是,米露却已经引起了他的深度怀疑。
  
      他觉得,或许是他遗漏了什么线索。所以,历祁南决定重新再查一下上一次沉默被关在更衣室里的事情。
  
      随后,历祁南从床上起了来,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准备离开米露的房间。
  
      米露只是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不敢开口挽留他。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开口的结果,也还是那样。
  
      她看着历祁南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只是感到非常的无能为力。
  
      ————————————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历祁南下楼的时候,并没有在楼下遇到任何人。他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而是马上离开了这幢别墅。
  
      他的车子还停在外面,他直接坐上自己的车子离开了。
  
      而他的心里,想着念着的,一直都是沉默。
  
      所以,他不自觉地加快了车速。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历祁南才回到沉默的公寓。
  
      只不过,当他走进公寓里发现并没有沉默的身影时,才想起了自己昨天和沉默说过的话。
  
      历祁南轻轻的拧起了眉心,还是打了个电话和沉默确认了一下。
  
      沉默果然在别墅里,他的心才放了下来。
  
      接着,他就离开了沉默的公寓,开车回到了别墅。
  
      *
  
      当他走进别墅里的时候,发现别墅里漆黑一片。历祁南没有开灯,而是顺着窗外的月光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打开房间的大门,顺着窗外皎洁的月光,赫然看到了侧躺在床上的那个娇小身影。
  
      历祁南大步走上前,在沉默的身后躺了下来,顺势环住了她的腰身。
  
      他将头抵在沉默的后背上,用力的汲取着她身上的味道。紧紧的拥抱着她,似乎是要和她融为一体般。
  
      沉默并没有睡着,因为被历祁南抱得实在是不太舒服,她有些微微的挣扎着历祁南的的怀抱。
  
      同时,也感到了一丝的不解。
  
      历祁南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这么粘着她?
  
      沉默缓缓的转过了自己的身体,以和历祁南面对面的姿态和他在黑暗中对视,然后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历祁南没有说话,只是将沉默揽在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可以和我说的吗?”沉默继续问道。
  
      历祁南垂眸看了沉默一眼,才缓缓的开口回答:“目前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我的计划在发展着,米露的父亲已经和我父亲商量了我和她的婚事。现在就让他们高兴一段时间,到时候,我会让他们尝受到他们应得的后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