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善若书 > 第二五三章 结局

第二五三章 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帝后虽然感情不错,成亲一载却还没有孩子,这是皇后的一大心病,刚才在外头看到白白胖胖的小子就喜欢得不行,暗地里不知道有多羡慕柳卿的好命。柳卿当然知道她眉间的忧色是因为什么,大概是初为人母,都柔软起来,不由得就劝道:“皇后娘娘·你年纪还小,不用担心没有孩子,我从古书中看到说,年纪稍大点怀孩子比较好,健康些,也易成活。”
  
      “真的是如此吗?”皇后用力抓住柳卿的手·仿佛是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
  
      柳卿拍拍她的手,“当然,我怎么会骗你。”
  
      “那就好,那就好。”
  
      喃喃低语的声音传进柳卿耳朵,她低下头轻抚了下手腕,这里都有勒痕了,小姑娘好大的力气。
  
      怀孕这事情说不准的,要是她压力太大,整天想着这事,反而难以受孕,心情好了说不定就中了。
  
      皇后眼光一扫,便看到清姿安静的站在一侧,离床最近的地方,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是两人在说话,看样子皇婶对她兄长的这个如夫人确实于她人不同。
  
      “刚才在外头看到兄长就猜到小嫂嫂也来了,还真没猜错,孩子还听话吧,母亲进宫经常说起他,宝贝得不行,本宫都羡慕了。”
  
      一个如夫人却被皇后娘娘称之为小嫂嫂,这何止是王妃给她做面子,连皇后都给了她脸面,以后主母进门只怕也要好好对待了,就不知道那新主母可是个知事的人,不然哪……屋里的其他夫人交换着眼色。
  
      清姿心下更加感念柳卿的好,她知道这些人如此待她都是因为什么,屈身一礼后,道:“谢皇后娘娘挂念,皇后娘娘是有福之人,必定能诞下麟儿,我听王妃说起过,女人不能寒了子宫,您也需多加注意,好好保重身子。”
  
      原来是如此吗?皇后看了柳卿一眼,再看向清姿的眼神更是亲近了两分,知进退,识好歹的人总是不那么讨厌的,“以后本宫会多加注意。”
  
      清姿再行一礼便不再做声,只是这屋子里的任何一位夫人都再不敢小看这个来厉不明,因为攀上柳卿才有今天的如夫人。
  
      再难受不舒服,柳卿也满满坐了一个月的月子,生产加上月子里的各种补药汤水,她倒是圆润了些许,面色泛红,肌肤晶莹,比之孕前反倒显得更是容光焕发了。
  
      阙子墨看着坐在镜前梳妆的人,眼中异彩连连,走近了挥手让全婶离开,自己拿起梳子给她梳发。
  
      两人都没有说话,屋子里却显得异常温馨,现在的两人都比以前少了菱角,且两人都是知道珍惜现在的人,日子更是过得甜蜜。
  
      百日酒阙子墨果真大办,不是在他们现在居住的别府,而是真正的王府里,柳卿只在那里住过一晚,但是该有的都不缺,两人都不想他们居住的地方搞得太乱,更何况家里秘密不少,要是有人趁乱做点什么那就亏了。
  
      柳卿时隔大半年再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依旧是一身素衫,连王妃正服都没有穿,阙子墨为了配合她也是仅着便服,但是两人抱着孩子一起出现时,整个大厅都寂静下来,他们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这两个人是如此绝配。
  
      女人眉目如画,男人也收起了冷漠,勾起的嘴角显得他风度翩翩·再加上那个精灵的孩子,让一贯冷眼看戏的人也收起了那种心态,真心祝福这个三口之家。
  
      “今天是小儿百日,本王多谢诸位拔空前来·请多喝几杯水酒,聊表本王谢意。”
  
      真是简单得够可以,柳卿低下头看着正仰头看她的孩子,用丝帕擦掉他嘴角的口水,换来他一个大大的笑脸,柳卿立刻柔软得一踏糊涂,这是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是她和身边这个男人的结晶,是他们之间以后不可或缺的一员。
  
      看她有些走神,阙子墨也不管有多少人看着,揽上她的腰低声绸道:“怎么了?孩子尿了?”
  
      “啊,没有。”柳卿失笑,心底再大的感慨也因为这句孩子尿了给激得一点不剩。
  
      阙子墨虽然疑惑却也什么都没问,开始这百日之宴。
  
      柳卿心底安宁,身心也终于在这个男人身边扎下了根·她相信男人能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也努力的经营自己的婚姻,从没有一刻如此确定·她想要和这个男人一起一辈子。
  
      等到柳卿终于有时间进书房静下心来写点东西时,已经是一年以后了,印刷术经过一再的补充终于完成,然后直接给了阙子墨,让他去找匠人试验。
  
      虽然她已经尽量写得明白,但是真等印刷术成功也已经是三个月后,柳卿本想依旧以柳家之名呈上去,柳老爷子却拒了,在他心里,卿丫头能如此想着家族当然是好事·只是这件事,他想让丫头独得荣耀,他要让丫头站得更高。
  
      从此,就算是穷书生也能收藏得起书本,也是从这一刻起,男人们才真正认可了柳卿·纸和印刷术加起来,对天下学子来说,已经是极大的恩惠。
  
      柳卿也开始正式收女弟子,方家云雯如愿成为大师姐,往后的大预朝,女人开始展现他们的智慧和力量,而大预朝的女人,也是所有朝代中最有份量的女人。
  
      等孩子不那么粘她后,柳卿终于如愿的踏足了皇家的藏书室,藏书量比她想像中要少,珍品却远比她想像的要多,让她很是兴奋了一阵,要回去不少,再拓印了不少,她的藏书室终于又打通了一间房。
  
      再后来,她去了阙子墨的那个地下书库,珍品也有,但是在这里,柳卿反倒是对各家的底细更感兴趣,当作看故事一般,时不时去看一阵,永乐识字以后,更是带他一起,两母子一人一册竹简看得不赤乐乎,只是一人可以拿在手里看,一人却只能摊在桌面上看
  
      等到阙子墨终于兑现承诺带柳卿去游历天下时,已经是十年后了,此时,阙永乐十二岁。
  
      “皇叔,是不是觉得终于轻松了。”阙晓潜一身便服出现在王府,正在风华最盛的年纪,却已经为帝十余年的男人完全有了为皇的威势。
  
      大预朝在他的治理下蒸蒸日上,自上一场战争结束后,他便听从了先生的建议大力发展骑兵,到现在已经很见规模了。
  
      先生虽是女子,但是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独特的见解,原本以为女子在练兵上终究是避之唯恐不急的,却没想到先生居然在这方面居然也提出了不少建议,让骑兵如虎添翼。
  
      还有先生提出的邮政系统已经遍布全国,不止是方便了老百姓,也为财政添了一大笔,有什么天灾也能加大力气,再施仁政也有了充足的底气。
  
      这些都还只是众人知晓的,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先生为他提了多少建议,上了多少条陈只有他最清楚,先生不愿意走明道,从来都是写在丝帛上让皇叔顺道带给他,就连给他写那些小故事的习惯也一直持续到现在,只是到现在,只怕就真的要断了。
  
      阙子墨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自他登基后便不曾有过的亲昵,“我是真的累了,先是为了皇兄,再是为了你,现在你帝位稳固,天下兴盛,我也走得安心,你知道这是你先生的心愿,从和我成亲到现在已经足足十三年了,她却依然没能出过京城,我一直觉得对不住她。”
  
      “我知道。”阙晓潜看向款款而来的两母子,先生的样貌好像从不曾改变过,只是添了抹成熟。
  
      “皇上哥哥。”永乐一直延续着小时候的叫法,柳卿倒是想过要改,阙晓潜却不愿意,就这么叫着挺好,亲近。
  
      摸了摸他的头,永乐长得更像先生,所以看上去清清秀秀的,像个读书人,他也确实是个读书人,不过他相信皇叔亲手教出来的身手也差不到哪里去。
  
      “要保护好先生知道吗?每到一处就写信寄回来,我等着。”
  
      “是,皇上哥哥。”
  
      柳卿笑眼看着两人,这个从小就背负了太多担子的帝皇大概也只有在他们面前才能轻松几分。
  
      “先生,您要多保重,什么时候玩够了就回来,可别在别的地方定居,我不会同意的。”
  
      “根在这里,肯定也是要死在这里的,我一直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现今终于能如愿了,我很高兴。”
  
      阙晓潜点头,先生的高兴显而易见,他也没有理由阻拦,不过,“宫里那几个是别想跟着跑了,晓宇接手了皇叔的事,要忙的事多自然跑不了,晓真却是东西都收拾好了,被我拦住了,晓言倒是懂事,知道跑不了,乖乖的在宫里呆着。”
  
      想到那三个孩子,柳卿也直摇头,这些年,他们在王府里住着的日子比在宫里还多,皇上也放任了,也怪不得他们想跟着他们离开。
  
      “皇上,给给晓言找个好夫君吧,她该嫁人了。”
  
      阙晓潜眼前一亮,是啊,给晓言找个夫君,等她嫁人的时候肯定会给先生写信,要是晓言说先生不回来她不嫁人,那先生不是就···…
  
      “先生放心,我一定会精心的。”
  
      阙子墨也不点破他的那点小心思,长时间离开京城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短时间内,两人只怕也不会回,到时候就看是晓言倔得赢还是希及更厉害了。
  
      “小姐,时辰不早了,该出发了。”全婶小声提醒道,原本柳卿不打算让她同行的,但是全婶怎么都不放心,大概是练武的原因,她身体一直挺好,应该还能照顾小姐几年。
  
      全叔要打理王府不能跟随,换上了全叔的儿子柳良,再加上一直侍候阙子墨的东子,这次同行的人其实并不多。
  
      柳卿点头,阙子墨走向她身边,永乐站到另一边,三人同时向阙晓潜行礼,“皇上,就此别过,您请保重。”
  
      “你们也是。”
  
      六个人,三辆经过改装的马车从王府侧门出来,缓缓驶向城外,阙晓潜在另一辆马车上目送着,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道:“回宫。”
  
      “喏。”
  
      城门上,晓宇晓真晓言三人眼睛红红的望着,晓真不甘心的咬牙,“好想和先生一起走。”
  
      “我也想。”晓宇眼睛久久都收不回来,“相信我,皇兄肯定也想,只是我们都走不了。”
  
      是啊,要是打定主意走,谁也拦不住他们,只是······他们走不了,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高山之上,夕阳渐落,两人牵手同行,男人笑得纵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是,女人也笑了,两目相对,尽是柔情无限。
  
      此文完。
  
      ps:终于完结了,眼泪绷都绷不住,这本书记录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怀孕,生子,很多朋友都不满意断更后的文,其实鬼自己也不满意,我从不断更,是因为责任,也是因为我不能断,断了,就是思路也断了,再写,手便生了,后面很努力想找回前面的感觉,终究还是不行,所以干脆砍了很多剧情完结,相信我,鬼自己也郁闷得想撞
  
      此书就到此为止了,番外还没决定,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新文已经开坑,请支持。纟(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