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善若书 > 第二五三章 结局

第二五三章 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阵痛越来越频繁,柳卿脸都疼白了,死咬着帕子,不想失态尖
  
      幸好没让闻听陪她生产,这副样子真是太丑了,休息的间隙,柳卿都还在分心想这事,直到下一波阵痛袭来。(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小姐,您别忍着,疼就喊出来,也好使劲。”全婶满头满脸的大汗,比生产的本人还要紧张许多。
  
      柳卿摇了摇头,她得留着力气最后用劲,一尸两命的事一定要杜绝。
  
      门外的阙子墨只觉得度日如年,这里面怎么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呢?忍不住就想上前拍门,幸好这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让他断了想法。
  
      文语菲人未到声先到,“姑爷,卿儿怎么样了,还没生吗?”
  
      阙子墨迎了过去,向来人施礼,“爷爷,岳父,岳母。”
  
      柳松君这时候也顾不得礼节了,“丫头还没生吗?怎么一点响动都没有。”
  
      “已经进去两个时辰了,一直也没听到她的声音,全婶出来说过一次没这么快。”阙子墨压着里的着急回道,现在时辰还早,应该是得到消息就来了。
  
      “红玉,你去准备早膳。”
  
      “喏。”红玉向几人行了礼退下,直到到了厨房才擦擦湿热的手掌,不停的在心里安慰自己小姐一定没事,那么心善坚强的一个人,一定能挺过这一关的,不能失去小姐的人很多,她亦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小姐对她更真心实意的人了。
  
      文语菲等不住,半请求半强硬的开口道,“我要进去,不亲眼看着卿儿我不放心。”
  
      柳逸时看父亲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便也点头,“好,你生了几个孩子,有经验,好好引导卿儿。”
  
      文语菲急忙点头敲开了里面的人,全婶打开看是她赶紧放行,边向外面的人报平安,“小姐安心不要担心。”
  
      阙子墨的心总算是安稳了下来,他虽然不知道生产的具体情况,但是年少时有过一次印象,那时候还没立国,大哥在战场上没能回来,他和晓潜的母亲又向来亲近,听到她生产的事便不管不顾的一定要去也是那一次,他被那种凄厉的叫喊声吓到了,宫里再有谁生产他死活也不往跟前凑了。
  
      希及生产原本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都进去这么久了,却点声音都没有,这让他的心更不踏实。
  
      柳卿看到文语菲进来的那一刻,心里瞬间就安定了许多,原来亲情真的不是爱情可以代替的。
  
      “别怕,娘在这。”
  
      头发都汗湿了的柳卿含笑点头,扯掉口里的帕子“娘。”
  
      文语菲拿过毛巾给她擦汗,“别怕,不会有事,力气省着点用,产婆叫你用力的时候再使劲,天底下的女人都是这么生孩子的,娘可是生了你们四个,还不是个个都聪慧可爱,放心,不会有事啊!”
  
      结果是美好的,可是这过程难熬啊!柳卿觉得自己都快痛死了,说生产是一脚踏进鬼门关果然没错。
  
      “王妃,用力,对,就是这样使劲,看到头发了,再用力,好了,您先攒攒劲,等下一波宫缩,您力气大,再用几次力应该就可以生出来了。”
  
      产婆也是个经验丰富的,可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会配合的产妇,虽然接生是个好活计,要是生个胖小子更是能得不少赏钱,可是每次接生完她都那耳朵都要遭一次秧,这王妃果然不一样,连生产都要把其他人比下去了。
  
      才接到这活的时候她是又高兴又担心,就怕这受宠的王妃因为生产折了,那她搞不好得赔葬,现在看来应该是安全了。
  
      门外的几人连早膳都用得漫不经心,耳力极好的阙子墨已经能听到希及隐忍的痛叫声了,只是声音极低,以希及那性子,要不是实在忍不住了,只怕是这点声音都是听不到的。
  
      一同前来的柳莲柏兄弟几人虽然都表现得算是沉稳,但是不停变幻的姿势还是泄露了他们的不安,因为生产死人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常见了,他们不希望自家妹妹(姐姐)也成为其中之一。
  
      痛叫声越来越大,柳松君胡子微动,手里的拐杖稳稳的撑着自己,大概是这种沉稳,压住了其他人心里的焦躁。
  
      “啊……”
  
      “哇……”
  
      伴随着一声再也压抑不住的痛呼,婴儿的啼哭声显得异常悦耳,至少在阙子墨的心里这如同仙乐,希及安全了,孩子出生了,他的人生圆满了。
  
      很快,产房的门被打开,文语菲亲自抱着包得严实的孩子出来,笑窬满溢,“恭喜姑爷,是个小子,母子平安。
  
      柳莲城最是活泼,蹦过来左看右看,欢喜不已,挤眉弄眼的对阙子墨道,“恭喜姐夫得弄璋之喜。”
  
      阙子墨总觉得自己双手血腥,也不敢接手去抱,只是身子凑过去看,眉眼柔和得让柳松君都侧目不已,这么小小软软的样子,五官都还皱在一起,看不出来是像谁多一点,可是,这是他和希及的孩子,并且将是他唯一的血脉。
  
      “你也当小舅舅了,记得封个大红包给你小外甥,以后可没这机会了。”
  
      “谁说的,姐姐还这么年轻,指不定明年就又怀上了······”柳莲城话音一顿,疑惑的看向阙子墨,“姐夫,你该不会是只想要这一个孩子吧。”
  
      阙子墨也不看他,只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满眼的喜悦,“希及怀孩子太辛苦,有一个就已经是老天厚爱了,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姐姐有危险。”
  
      在场的几人惧面露惊容,权贵世家谁不是想多子多福,不怕你不生,就怕你生不出,这定王爷可真是
  
      可是心里,却真真的对他多了佩服和喜欢,卿儿能找着这么一个人是她的福气。
  
      柳松君把拐杖放到一边,摸着胡子道:“这可真是需要大办一场才行,莲城,这大红包爷爷替你出。”
  
      柳莲城压下心里的波动·凑趣道:“那感情好,这个红包小不了。”
  
      阙子墨像个没事人似的站直了身子,抬步就往产房里走,产婆倒是想拦·可这是定王爷啊,谁敢拦。
  
      幸好文语菲反应过来,连忙拉住他,“姑爷,这产房血气重,你不能进去。”
  
      阙子墨轻轻挣脱了开去,“和我身上的血腥味比起来·这点不算什么,我去看看希及。”
  
      文语菲无奈,只得跟了进去,产房已经清理过了,可是味道依旧算不上好闻。
  
      柳卿将睡未睡的躺在床上,肚子里的货卸了的感觉很轻松,但就是总觉得少了什么,空落落的。
  
      正艺的纠结着·便看到阙子墨走了进来,柳卿瞠目,“知道你向来无视规矩·但这是产房……”
  
      “没事,我不怕。”阙子墨在床沿坐下来,摸了摸她没有血色的脸,“怎么样,身体还受得住吗?”
  
      “还好。”蹭了蹭他的掌心,有了两人共同的孩子后,她便更想亲近这个人了,“向皇宫报喜了吗?”
  
      “还没有,一会出去我会安排,外面的事你就别担心了·我会处理好,内院的事交由全婶就好,她一直都做得不错。”
  
      “全婶要是知道你这么信任她会很高兴的。”柳卿笑,偏头看到文语菲在一边含笑看着他们,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才都没有发现还有他人在。
  
      “娘·把孩子给我瞧瞧,我都还没见过他。”
  
      “是个大胖小子呢!”文语菲把宝宝轻轻的放到柳卿身边,“这眉眼像极了你,鼻子像姑爷的。”
  
      看着皱皱的一团,柳卿很努力的去分辨,就是看不出来哪里像她了,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真丑。”
  
      文语菲没好气的拍开她的手,“哪有你这么做娘的,还嫌自己的孩子丑,再说小宝贝哪里丑了,比你大哥家的娃儿生出来时好看多了。”
  
      嘿嘿,柳卿不好意思的笑笑,有夫,有子,也算是万事足了。
  
      皇帝收到消息时大喜,赏赐流水似的搬入王府,连名字也取了送来。
  
      “永乐,这名太阴柔了。”柳卿不满,取名没自己的事也就算了,阙晓潜那小子居然取了这么个名,想反对还不成,抗旨的事不能做。
  
      “永远快乐,也不错啊!”阙子墨从一开始就没把男人不能进产房当一回事,当着柳家人的面就进出无数回了,现在就赖在这边不肯走,这里有他的妻儿,他不在这里要去哪里。
  
      幸好不是取成永快,那才叫悲剧,柳卿自我安慰,也就不挑剔了。
  
      “洗三我就不出面了,这副样子哪里能见人。”
  
      阙子墨看了看她,两人相隔得过近,连她身上淡淡的奶香都闻得到,凑过去亲了她一下,“这样子哪里不能见人了,很美。”
  
      “就知道哄我,懒得理你。”柳卿嗔了他一眼,继续逗弄儿子,也不知道这小子性子像谁,不爱哭也不爱闹,尿湿了就皱起眉头哼哼两声,明明不可能视物,她却总觉得这小子能看得到她。
  
      阙子墨眉眼越见柔和,想了想道:“洗三你不出面也行,我也没准备大办,等百日的时候再好好的大办一场,时间充足也能早做准备,我的儿子,怎么都不能寒酸了。”
  
      可不是,还是个小王爷呢!这可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了,柳卿戳了戳小脸蛋,点头同意。
  
      洗三再不大办,来的人也不少,毕竟这也算是皇家大事,定王爷又向来不好亲近,世家也好,官员也好,纷纷不请自到,更何况皇上早就放出话来会亲自到。幸好柳全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做足了准备。
  
      以柳卿现今的身份能进她产房的人不多,原本以清姿的身份是来不了的,柳卿特意邀请了她,谁都知道她这是在给她做脸,世家中,如夫人再受宠地位也不高,她实在不想清姿受欺负。
  
      清姿也生了个儿子,虽然是庶子,却也是袁淮安的庶长子,在现今未有第三代的袁府里倒也算是受重视,府里其他女人再不敢招惹她,可是清姿也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快到头了,袁淮安的婚期已经定了下来,就在八月份。
  
      此时柳卿对她的善意于她来说有多重要,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前有皇后对她的赏赐亲近,现又有王妃对她的特别,以后就算是主母进门,也不敢欺辱于她,有了儿子她也不想再争了,只要主母不刁难于她,她也不会去挑衅·只要能清清静静过日子便成。
  
      皇后的到来在柳卿的意料之中,在柳卿面前,她丝毫不敢端架子,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受柳卿的礼,同时也挥手免了其他人的礼,“皇婶,你就安心躺着吧,这时候哪还需要顾那么多礼节。”
  
      柳卿也没真想下床给她行礼·月子她是一定要坐好的,免得自己老来吃苦,“臣妇失礼了。”
  
      皇后坐到床沿·表现得极是亲近,“身子还好吗?皇上知道您生了个儿子,不知道有多高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