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善若书 > 第二五二章 生产

第二五二章 生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晓真(晓宇,晓言)见过先生。
  
      看着三个小不点恭敬的行礼,柳卿笑了,他们三个从来都不叫自己皇婶或者婶子之类的,一直都是叫自己先生,连皇上在她面前也大都如
  
      “快起来,怎么这时候才来,我还以为私学放假后你们就会来。”
  
      三人起身,晓言在柳卿面前向来爱娇,腻到她身边小心的摸了摸她肚子,边解释道:“先生,我们决定在这里多住几天,所以便多在宫里呆了几天陪娘。”
  
      “是这样,那你们来这过年,你们的母亲不会不高兴吗?”柳卿看向两个小男生,等着他们回答,女孩要娇养,三个人里她平日里最惯着的也是晓言,对晓真和晓宇要求更高些。
  
      晓真摇头,回得实在,“母亲知道我们是来先生这里都很高兴。”
  
      柳卿一想,可不是,来她这里不就是来定王爷这里,有定王爷这棵大树靠着,她们的日子也能更好点,至少不会被皇后压制得必须小心翼翼的生活。
  
      “先生,这是皇兄让我带来的。”晓宇把几本古籍小心的放到桌子边上,还刻意的离火盆远了林,“皇兄说这些天他都很忙,可能要等年后才有时间过来。”
  
      看她挺着大肚子,阙晓潜早就免了他入宫的事,虽然皇族人员不算多,但是过年总也是要在一起过的,再加上重臣带着家眷,热闹是热闹了,但是哪有自家人围着火盆守岁聊天来得热闹。
  
      用手抚了抚颇有份量的古籍,羊皮卷的味道不太好闻,柳卿一直都记得自己来京城的起因,她想进皇家的藏书室看看,不是没有机会,尤其是和闻听成婚后,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到现在都没能成行。
  
      唔·等孩子生下来后去看看吧,也算是了了自己的心愿。
  
      还有个地方,就是闻听曾经长住的那个地方,闻听后来和她解释过·她也知道那所房子的地底下藏着不少东西,那时候时间不对,没能去看看闻听所说的那些东西,这也是生完孩子后要去完成的一件事。
  
      还有印刷术……
  
      怎么感觉好像所有的计划都推到了生完孩子后,她现在很少再去费神想事了,怀孩子本来就累,记忆力也有所下降·所以印刷术到现在也只写了个大概出来,却没有完善。
  
      晓言伏在柳卿的腿上,眼神中带着不安,“先生,你要是生了小弟弟还会喜欢我吗?”
  
      柳卿一愣,抚了抚小孩柔软的头发,再看向另外两个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是紧握的拳头还是泄露了他们担忧的心思的孩子·浅浅的笑了,“为什么我有了孩子就会不喜欢你们了?你们都很乖,只要你们不做让我失望的事·我就会一直喜欢你们,保护你们。”
  
      “真的?”
  
      看着三个孩子喜悦的眼神,柳卿点头,“当然是真的,你们也会爱护小弟弟小妹妹的,是吗?”
  
      “是,先生喜欢的我们都喜欢。”
  
      这般的童言稚语啊,柳卿和不知道什么出现在门口的阙子墨相视一笑,真希望他们永远都这么简单干净,永远都不要变。
  
      晓宇第一个发现了阙子墨·“皇叔······”
  
      “恩,以后有时间多来陪陪你们先生,她现在不能出门,我有时候又忙不能陪她,她一个人会无聊。”阙子墨走进来,走到柳卿身边坐下。
  
      “可以吗?会不会有人说不好听的话。”晓真嘴快·把他的担心说了出来,晓宇心思要细腻许多,听到他这么说背着两人狠狠的捏了他一下。
  
      “嗷,疼······”晓真看向晓宇,有些委屈,做什么要捏他,他又没做错事。
  
      晓宇被皇叔和先生看得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扭开了头,好吧,是他多事了,可是他真的觉得不必要把那些事说给先生听,像是要先生为他们出气报仇似的,他才不要这样,等他长大了,自然能收拾他们,先生现在可还怀着孩子呢,他查过书,书上说怀孕最辛苦了,还不能伤神,他不想让先生忧心。
  
      柳卿抓着阙子墨的手往火边伸了伸,雪从昨晚开始下到现在还没停,从外面回来的人都带着一身的凉气。
  
      眼神若有所思的望了晓宇几眼,转过头问嘴巴比较松,好套话的晓真,“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闲言碎语了?”
  
      晓真悄悄的看了晓宇一眼,看他没什么反应后才道:“恩,有人说……说我们抱大腿,还说您的坏话,还有,还有人说就算先生对我再好,皇兄也不会喜欢我们,会提防我们,说皇兄会对您不放心·……反正,反正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
  
      为什么你还这么小,这些话就听得懂?柳卿只能再次感叹皇家的人都天生早熟,哪怕是晓真这种心计不深,没被浸染得太厉害的孩子。
  
      阙子墨眯起眼,“这些话都是谁在说?”在他们之间搅事,活得不耐烦了?还是因为他最近表现得好说话了,手上不沾血了,便把他当菩萨了?
  
      晓宇抿着嘴摇头,“皇叔,那些都是小人,用不着你去脏了手,我们也不会听他们胡说,但是就怕皇兄那里……会多心。”
  
      柳卿顺了顺晓言有些散乱的头发,“你们皇兄不是那么心胸狭隘的人,更何况要算起来,你们还是同门,他不对你们刻意关照是不想你们其他的兄长打你们的主意,但是他暗地里肯定是维护了你们的,你们想想,自从先皇过世后,你们的生活是不是没有什么变化?你们的母亲也从没有被刁难过?宫里的一应东西也从来没有克扣?”
  
      晓宇脑子转得最快,此时想起那些自然就明白了先生的意思,原来皇兄从来就没有多心过,“先生,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谢谢皇兄的。”
  
      “知道就好,看事情不要看表面,晓宇,你要是想护住晓真和晓言还需要再努力一些才行。”
  
      “喏,晓宇记住了。”
  
      柳卿没有再继续聊这些,而是把话题扯到了私学里,有一段时间没关心他们的学习了这时候正好看看他们有没有进步。
  
      阙子墨的手暖了起来,也不顾忌小辈在身边,把希及纤长的手抓在手里捂着,扬起嘴角听他们说话,比起外面的冰天雪地,此时屋子里的温暖尤其侵入人心,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在干什么?具体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冷清是肯定相随的,现在这样的生活,幸福得让他没有真实感。
  
      老天爷终究是待他不薄了。
  
      这个年,不止是阙子墨过得最舒心惬意的一个年,也是柳卿过得最温暖的一个年,柳家虽然一直待她极好,她也努力融入柳家,把自己当成柳家的一份子为家族出力,但是有些事情勉强不来,终究还是没能完全融入进去。
  
      再加上过去几个年都只是和全叔全婶一起过就更是简单了。
  
      可是今年有三个孩子,有丈夫相陪,肚子里还有个动得厉害的孩子时时提醒她他的存在,幸福感满溢。
  
      到了三月份时,阙子墨干脆不再管外面的事了,日日就在柳卿身边陪着,生怕她出一丝意外,他不能失去的不止是孩子,更是孩子的母亲。
  
      感觉到肋骨有点疼了,柳卿想翻到右侧睡刚动了一下身边的人就醒了,半坐起来紧张的问:“又在踢你了吗?要不要紧?是不是很疼?”
  
      柳卿安抚的笑笑,“没事,就是想翻个身。”
  
      阙子墨放下心来,小心的助她翻了身,再把人搂在怀里希及这么辛苦已经有将近两个月了,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太皮了,经常把希及踢得很痛,不要说去书房,就是在房间里走上几步都觉得累。
  
      生完这个就不要再让希及生了,这么辛苦,宫里有不必这样的秘药,到时候去找个不伤身的,有一个孩子他已经满足,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
  
      迷迷糊糊又睡了一阵,柳卿突然猛的睁开眼,伸手在被子底下摸了摸,一手的湿,心里顿时紧张的声音都颤了,“闻听,闻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