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琅琊榜 > 第12章 萧景玲

第12章 萧景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萧景玲走进梦白酒楼时,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儒衫,腰系重锦丝绦,足登八宝云鞋,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时时半挡在脸前,仿佛就是个潇洒的书生,可惜除了她自己以外,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能看出她是女扮男装。不过京城是个挤满了贵人的地方,贵人们的怪僻又很多。瞧这女子一身的派头,估计身份决不会低,所以大家看出来了也当没看出来,不想去惹她,连店小二都一口一个客官,丝毫没有表现出他早已看出这是个女客的样子。萧景玲没有朝楼下热闹的厅堂瞟上一眼,立即向店小二要求去雨字包间,因而被带上了二楼,巧之又巧的,与言豫津他们这一座人打了个面照面。“景玲…”在费力地咽下几乎冲口而出的惊呼后,萧景睿立即冲过去,将她拉到了自己这张桌上,低声喝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太没规矩了!”
  
  “什么规矩?”萧景玲瞪了瞪眼睛,但怕暴露自己尖细的嗓音,也没敢高声“你们每天都在外面,我这才第一次单独出来!”“你跟我能一样吗?你是公主,怎么能出现在酒肆茶坊!”“公主怎么了?公主就该在宫里憋死?再说我是陪母后一起出来的。”言豫津也吃了一惊,左右看看,小声问“没看见啊?娘娘在哪儿呢?”萧景玲白了他一眼“笨,母后怎么会在这里?她是受莅阳姑姑之邀,到睿表哥他们家去的。我求了半天才带我一起,现在她们在闲聊,不需要我陪,我借口说先回宫去,中途找了个机会才溜出来的,多难得。”“那还得了?”萧景睿更急“你根本就没禀知娘娘,快走,我送你回去。”“我还要再玩一会儿。”景玲公主拧着性子“我这么仔细地改了装,也没有惹事,逛一会儿我自己就会回去的。人家霓凰姐姐还上阵杀敌呢,我逛个街就坏了规矩了?”“你能跟人家霓凰郡主比吗?”言豫津撇着嘴“不过只要你自己不怕娘娘的责罚,我们才不关痛痒。”
  
  萧景宁不安地咽了口唾沫,看样子还是有一些心虚。为了强自镇定,她把目光投向了梅长苏问“这位是…”“我们的朋友,苏哲苏先生。”言豫津介绍。“苏哲……”萧景宁歪着头想了想,突然跳起身来,高声尖叫“你就是苏哲?听说你有一个护卫,在蒙挚大统领手下走满了百招未败,他在哪里呢?可不可以见一见?”萧景睿与梅长苏拦阻不及,急忙撒眼四处一看,整个酒楼二层的客人全都被这番话给惊住了,齐愣愣地盯向这边。有人在蒙挚手下走满了百招未败,本身就是个大新闻,何况此人的身份还是个护卫,那更是勾得人好奇,不知这位护卫的主人会是何等人物。“你别乱嚷啊,”萧景睿急“你半点武学都不懂,根本就不知道在蒙大统领手里走满百招是什么意思,胡说八道什么?”“我是不懂,”景宁公主不服气地解釋“可是霓凰姐姐懂啊,她刚才也在你家,听弼表哥说了这事后,很是惊讶,还说这个护卫的主人定非凡品,她一定要见一见呢。”
  
  这句话一说,萧景睿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应该马上把景宁拉离这里,而不是当场去堵她的话。现在可好,越堵说的越多,虽然这后面一句话音调不高,但酒楼上不乏耳聪目明的习武之人,难保有没有人听见。这一下前有高手护卫,后有郡主点评,看来苏哲这个名字经过今天之后,想不在京城中出名都难了…不过既然错了,当然不能一错再错,所以萧景睿拖着景宁,四个人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匆匆离开酒楼,穿过人流熙攘的街道,躲进一条比较僻静的小巷。“你拉我出来干什么?”景玲公主大为不悦,“就算你是我表哥,也没权利管我吧?”“公主殿下,”萧景睿的语调听起来也有些动气,“你我份属君臣,我是管不了你。可你既然出了宫,又被我遇到,总不能装不认识吧?再说刚才的事,你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宣扬?这会给苏兄引来麻烦的你知不知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一时吃惊嘛。”景宁公主哼了一声,“有什么大不了的麻烦,本公主替那个苏哲担着,他不过一个平民,难道本公主还护他不住?现在他都没有生气,你生什么气?”梅长苏苦笑了一下,他不生气是因为知道生气也没用,只怪刚才为什么不早走一刻,好避开这位沉不住气的公主。现在被她这样一嚷嚷,按照京城八卦传播的速度,看来最多一两天,关于某人派护卫大战蒙挚,然后获得郡主垂青的流言就会遍于四方,引来无数的好奇与关注。不过他现在暂且还顾不得这个,因为景宁公主话音刚落,萧景睿的脸色就沉了下去,显然是被她轻视的语调给激怒了。可是对方毕竟是公主,身份在那儿摆着,如果放任萧景睿对她发作,她回宫去一告状,说不定明天又会传出“温顺好脾气的萧大公子为了护卫苏哲竟与公主激烈冲突”之类的流言,平白增加大家对自己的兴趣。
  
  所以梅长苏不等萧景睿开言,就抢先拉住了他的胳膊,迅速道:“景睿,我累了,先回去吧。”萧景睿怔了怔,不过只要回头一看梅长苏的眼睛,便立时明白了他的用意,只得忍了忍,将身子转向言豫津,道:“豫津,我送苏兄回府,公主只好拜托你…”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发现一直站在旁边一声不响的言豫津样子不对,本来整天带笑的脸现在绷得紧紧的,嘴也嘟着,眼睛鼓鼓地瞪着他,很明显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可萧景睿想来想去,也不明白哪里惹到了这位国舅公子,只好开口问“你怎么了?”终于等来他问这一句,言豫津立即气呼呼地大声指控:“你们都不告诉我!”“告诉你什么?”“飞流跟蒙大统领交手的事情啊!我今天一整天都跟你们在一起,你们居然不告诉我!”
  
  “呃,这个啊…”萧景睿有些伤神地抓抓头,“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一天玩得开心,我们也没想到要跟你说…”“你们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言豫津仍是咬着牙,痛心疾首地跺脚,“天哪,飞流跟蒙挚交手!这么大的热闹我居然没看到,实在是…白在京城里混了那么久…”“我说豫津,”萧景睿又只能苦笑“就算我们今天告诉了你,你也看不到了啊。”“所以我才气嘛,”言豫津恨恨地“蒙挚出手就已经很难得了,何况是跟飞流…飞流啊…”“那个护卫是叫飞流吗?”景玲公主好奇地问道。“问那么多干什么?”萧景睿对她还没消气,不满地顶了一句。景宁公主不理他,直接找着梅长苏问“喂,那个什么…苏哲,你的护卫到底在不在啊?快把他叫出来本公主瞧瞧。”“公主殿下,”梅长苏淡淡道,“飞流与我名虽主从,情同兄弟,他的行踪由他自定,我并不会随意传唤。恐怕要让公主失望了。”
  
  “哦?”景玲公主挑高了一弯秀眉,冷笑道,“你的架子大,他的架子竟然也不小,难道本公主召他进宫,他也敢不来吗?”梅长苏按住又要动气的萧景睿,低声“你别管,我有办法劝她回去。”说罢抬头微微一笑,温言“公主可否借一步说话?”听到梅长苏的这个要求,景玲公主不由一怔问“你要说什么?不能在这里说吗?”梅长苏微笑不语,缓步走到了一边。萧景宁一时忍不住好奇,还是跟着走了过去。“公主金枝玉叶,在宫里何等尊贵,岂是外人所能擅见的?就算公主想传召,飞流也愿意进见,只怕这道诏命也传不出宫来。”梅长苏先驳了她的话,随即又悄声“过天祖坛祭神赎罪这种借口瞒不了多久的,在下劝公主乘着事情还没闹开,早些回鸾驾中去,免得被娘娘责罚。”景玲公主大惊失色,嘴唇激烈地颤抖起来,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怎么知道我溜出来的借口,是要在天祖坛祭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