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琅琊榜 > 第6章 入金陵

第6章 入金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喂,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私房话,我也要听!”言豫津爽朗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一起大笑起来。“笑成这个样子,刚才一定在说我的坏话,”言豫津赶上来,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两人,“快老实交待,说我什么了?”梅长苏微笑“说你赛马赛得好,除了我和景睿外,全京城别无对手。”“什么?”言豫津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为什么要除掉你和景睿?难道你的意思是你和他比我还好?厚脸皮,咱们这就比一比!”“好啊,”梅长苏“就从这里开始,看我们三个谁先跑到汾河怎么样?敢不敢比?”“有什么不敢的?谢弼一定会拉在后面,没有见证啊!”“我想我,你和景睿都不是那种输了还要耍赖的人吧?天地最公,要什么见证呢?”梅长苏朗朗一笑,谢弼凑热闹“景睿和苏兄是不会啦,豫津就难说了。”
  
  “切,看不起人。比就比,謝弼发令,我非让苏兄和景睿拜倒在我的马前不可!”萧景睿此刻的心情,确实想要纵马一奔方才畅快,此地仍是江左地界,留下谢弼当无大碍,当下也不反对,拨马过来,与梅長苏丶言豫津并排而立。“准备……出发!”谢弼一声令下,三匹良驹顿如离弦之箭,眨眼间便只余下三股烟尘。回來時,萧景睿说“苏兄第一,我第二,言豫津第三”“怎么回事?”梅长苏高声问。“男子的声音开始发抖“有两个老人,浑身是血…”梅长苏皱了皱眉,下了馬。只见距离馬後不足两丈远的地方,倒卧着遍身血迹的两个人,虽是面朝下俯卧,但从破烂的衣服、佝偻的身形和花白的头发可以看出,这似乎是一对贫苦的老夫妇。“快扶起来。”梅长苏一面吩咐着,一面走過去,见那个男子因为害怕还呆在原地没动,便自己上前亲自动手搀扶。谢弼随后下来看了看情况,毕竟是侯门公子,本来也不太想靠近两个衣衫褴褛满身血污的老人,但见梅长苏毫不在意,不由有些脸红惭愧,忙定定神,上前帮忙。
  
  两位老人虽是倒卧于地,但并未昏迷,感觉到有人来扶,便也强自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梅长苏略略查看了两眼,只觉他们伤势不重,只是年老体弱且奔波日久,有些气力衰竭,正想开口问个究竟,又听得左后方传来刀剑交击和叱骂呼喝之声,回头望去,看见一群人打打杀杀越来越近,混战中一片尘土飞扬,定睛看清楚后,竟是七八个蒙面黑衣人在围攻一个中年人,更确切的说,是那个中年人在拼命阻止黑衣人们朝这个方向追杀过来,身上伤痕累累,一双钢刀已舞得乱了章法,但勇悍不减,口中还寻隙大叫“胡公胡婆,你们快逃啊!”那老公公全身一抖,哆嗦着伸手去拉那老婆婆,刚撑起半个身子,脚一软,又跌了。梅长苏的面色有些难看。不管起因究竟为何,从场面上看这是一场很明显的追杀,此地尚是汾江以左,他自然不能容忍如此明目张胆的暴行,立即从袖中取出一只小小玉笛,轻吹了几声,曲音简单明了,却透着一股金戈之气,凡是有点见识的江湖中人都能听出,此曲仍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的传檄金令。
  
  笛声余音未落,几个黑衣人的动作明显缓慢了下来,最后完全停止,那中年人乘机冲出重围,赶到胡公胡婆身边。从这个结果上来看,梅长苏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这些黑衣人是江湖杀手。因为若是官府中人,对江左金令的反应大概不会是这样。谢弼这是第一次如此近地卷入江湖事务,又是兴奋又有些担心,为免得不小心拖累了梅长苏,他悄悄地后退了几步。与他相反,梅长苏收起玉笛后,缓步前行,目光冷冷扫过场中人之后,朗声“各位赏光入我江左十四州,这般惨斗委实有些不给面子。若是私人恩怨,我江左盟愿居中调停了断,但若是在做杀人生意,就请大家三思了,在我们江左地界,买卖不是这样做的。”几个黑衣人相互交换了几个眼神,都有些犹豫。他们大概是一路从汾江那边追杀过来,一时并没注意到已杀到了江左盟的地界,以至于没有想到要隐藏行迹。既然此时已惊动江左盟派人出面,就算只是个青年,毕竟也是奏过传檄金令的,如果完全置之不理,就难免要得罪这个天下第一大帮,更要命的是,如果拼着得罪了江左盟也杀不了既定的目标,那才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样一想,选择便是明摆着的了,杀手们又一向不与人直接谈判,所以那群黑衣人在听了梅长苏一番话后,只呆了片刻,便纷纷纵身而起,如同来时一般一言不发地退了开去“哇,江左盟的名头真是好使…”言豫津小声感慨着,过来帮着梅长苏为伤者包扎,待那三人惊魂稍定后,才徐徐询问原由。结果不问不知道,问了之后竟把谢弼给吓了一跳。原来胡公胡婆是原籍滨州的耕农,此番出门为的是上京越府告状,而他们将要告的人来头也不小,竟是目前颇受圣上器重的庆国公柏业。柏业出身滨州,自然有许多亲族在那里,看那胡公胡婆忠厚悲怆的样子,想来所说的庆国公亲族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夺耕农田产为私产的事应该不假,可庆国公府与宁国侯谢家同为世阀,素来交好,庆国公常年在京,到底知不知道滨州之事也难说,故而谢弼费了踌躇。
  
  梅长苏是何等玲珑心肝,只瞟一眼就知道谢弼在犹豫什么,也不多言,忙着先给那伤势最重的中年人上药诊疗。这中年人自称叫(霸刀朱明亥),虽不是琅琊榜上那种超一流高手,却也是个有名的豪侠,因为偶遇,见胡公胡婆被两人追杀,一时看不惯上前救了,问明原由后十分义愤,便一路保他们行走。谁知杀手越来越多,他独力难支,这次若不是逃的时候慌不择路,逃入了江左地界,只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